« 14‧千年神木 | 回到主頁面 | 最終,女人的身邊還是女人 »

2004-08-21, 04:57 PM

終點在離你最遠的角落

從溫哥華島回來,在渡輪上給你打了電話,我沒告訴你眼前正是一片汪洋大海,也不再語帶興奮地對你說這趟一個人的旅行又去了那些地方,像是很普通的一通問候電話,只想知道這些日子以來你過得好不好。

我不敢再對你說我想你,也不敢在電話上對你撒嬌地索討一個吻,很怕換來的是一陣沈默,或讓你感覺黏膩而不舒服。怎麼回事?到現在我還是不很清楚,我只是察覺了你的改變,以及你刻意保持的距離。

無疑地,這一趟旅程是寂寞的。我在那乃磨到柯莫斯的高速公路上飆到一百四,一路奔馳上了華盛頓山最高點眺望整個海灣,還去了湖邊看看其他陌生人如何享受陽光和夏天,車上反覆播放陳綺貞唱著〈旅行的意義〉。

晚上跟德國人安娜坐在各自的床上聊彼此手上的書,她半年前被醫生診斷出罹患癌症,所以到溫哥華島來住遊旅行。安娜大約有五十歲了吧,看起來很健康,在這營地型態的青年旅館待了一個多禮拜,隔天一早她就要離開這裡回到溫哥華去了。

安娜的床頭有好幾本小說,以及好幾個藥罐子。她身上僅裹著一條單薄的絲巾,露出曬得紅紅的皮膚,倒在床上懶懶地對我說:能這樣一個人旅行、自由自在地過夏天,真好!但是回家的感覺也很好,明天女兒會到渡輪碼頭去接她,她很開心。喔,對了,就在她長達幾個月的旅行之後,也就是出發到溫哥華島來之前,她的癌症竟然不藥而癒。

我向來很能接受自己隨波逐流的旅遊方式,我很慶幸在這個角落裡與安娜交會之後繼續我的旅行,把她片段的人生故事當作紀念品收進行囊,有朝一日想起來,與你分享。我也很慶幸有機會能跟你聊這些旅行中發生的事情,這是你羨慕我的地方,這讓我覺得既驕傲又開心。

你說當初想認識我的理由,是因為我隻身搬到溫哥華,這是在你的朋友檔案中不曾有過的,你對渡過千帆看盡千江月後的我感到好奇。而今,我不只一次思考自己旅行的意義,除了心境更加歷盡滄桑之外,到底終點在哪裡?安娜回家了,而我呢?是因為不斷尋找你離去的原因嗎?

凌晨兩點,閱讀著辻仁成《當下的戀人》,竟然會哭得淅浬嘩啦的。你一定又要笑我不夠堅強了吧?分手後還不曾這樣大哭一場,可能是習慣了在你面前偽裝自己的情緒,也許你說對了,還真了解我。

那篇〈好青年〉裡頭的女主角沓子,離開三十年後,在生命結束前撥了電話給男主角。他們並沒有見面,透過電話,男主角猜想她離開後在一個更遙遠的世界努力活下去,談過無數的戀愛,經歷無數的別離,最後落腳的是距離故鄉最遠的地方……

我想,那也許就是我此生旅行的終點。

其實我最想聽的不過就是那句話——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無情枉此生。但這輩子我是不可能聽你對我再說一次了。

priscilla 發表 | [旅情書]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2803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