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見不散蔡明亮 | 回到主頁面 | 亞當的捷豹車 »

2003-11-23, 03:40 PM

冰天雪地中的冬季戀歌


「阿拉斯加的極光是天使精靈的裙襬。」結束了長時間在零下20度C環境下拍照的工作之後,K帶回一捲捲的底片、結過霜的相機,和凍得龜裂的雙手,但他還是樂此不疲地對我說:「妳一定要親眼去看看。」

「我怕冷。」如果是一個人去冰天雪地裡看極光,我無法想像那樣的寂寞有多麼冷,所以我賴著K說:「除非下次跟你一起去。」

「好啊,到時候妳躲在小木屋裡看就成了,免得結冰了變成雪人。」

不過,到了溫哥華已經兩年多,還是沒機會從這距離阿拉斯加最近的地方搭郵輪去看極光,在冰天雪地中想念曾經暖透心扉的約定倒是常有的事情。

比起夏日的泡沫戀情,我覺得冬天無疑更適合期盼相知相守的戀人們,而且不得不否認,愈是寒冷的冬天,愈能培養出相互取暖的真感情。

我認為沒經過冬天考驗的愛情,絕對不叫作愛情。談戀愛有一定的季節感,這往往跟大自然的時序有異曲同工之妙。春天愛苗萌芽,夏天熱情茁壯,秋天收成結果,冬天呢,當然不是就此冰封冷藏,而是可能將經歷嚴寒的考驗,等待下一個春天的來臨。

從大自然的無常中,也可以了解到戀人的脾氣。因為,無論行至任何一處海角天涯,都有風和日麗的時候,也可能有狂風暴雨出現;愛人的情緒也是一樣的,有時溫柔熱情,也有殘酷冷漠的時候,談戀愛也不會是永遠風平浪靜的,倒不如先去認識對方冰冷的那一面,練就自己不怕冷的本事。

話說回來,冰天雪地還是值得戀人同遊的,尤其是最具有節慶感的12月。

上周我到了落磯山脈和班芙國家公園賞雪。沒錯,夏天的露薏絲湖很美,但冬天白雪皚皚中結冰的湖面卻是另一種冷豔的景致。我戰戰兢兢地在冰上滑行,或踩在鬆軟雪白的大地,根本忘記身處零下五度的冷風中。

最棒的是在小木屋中就著壁爐喝著熱巧克力,看雪花輕盈飄落群山峻嶺間,心裡掛念著那個還沒實現的約定,這樣遠距離的思念,使我心生暖意。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到阿拉斯加去看極光,不管一個人或兩個人;也總有那麼一天,冰雪會融化,然後,春天再度降臨大地。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2825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