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哥華島長灘多芬諾賞鯨聽海 | 回到主頁面 | 前衛藝術家陳界仁搞孤獨不搞旅行 »

2003-03-11, 05:29 AM

櫻花雪

snow.jpg

「在年輕的迷惘中,我最後才看清楚,美麗和悲傷的故事,原來都留不住……」


之一

溫哥華昨天不停下著雪,飄逸而美麗,就像今年初春早開的櫻花灑了一地的花瓣一樣。

如果雪再小一點,化成雨水不見蹤影也好;如果雪再大一點,爽快地覆蓋一片銀白也好,可偏偏它優雅而緩慢地落下來,叫人不禁要一直發癡地凝望著。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下雪天讓我輾轉反側。

下雪之前,他在電話裡說:「我正在寫信給妳。」

「妳記得妳離開的時候,有人在機場大哭嗎?」

「那些跟妳一起看的電影和日劇DVD,妳離開以後我再也沒看過……」

我心裡想,如果雪再大一點或小一點就好了,為什麼要這麼優雅而緩慢呢?

之二

他老笑我總是愛追求美麗。其實,我不否認我的敏感與多情,但唯一想爭辯的是,我不知道什麼是美麗。有人說,謊言比較美麗,有人卻說真實才是美的,而我對美麗的形式根本不在意。

雖然我無法肯定我是否因為追求美麗而感覺悲傷,但我確知美麗的故事背後總是悲傷的。

飄著雪的夜晚,我和E坐在一家咖啡館大片落地窗旁,就著壁爐、喝著摩卡,那是一種幸福洋溢的暖和。或許正因為有人陪著,我放鬆地嘆了一口悠長的氣說:「我覺得好幸福啊。」

E眨著好奇的眼睛問我到底為什麼嘆氣,我也說不上來,大概就是莫名奇妙地想起過去吧,在這下雪的夜裡,而且,正是在好朋友面前才會如此放心把自己的心情不經意吐露。

幸福和悲傷永遠是同時存在的。如果不先認識了悲傷,你永遠不知道幸福是什麼。我想起去年春天的大雪,半夜裡一個人在雪裡頭行走,寂寞地想大叫;而今年,卻在咖啡館嘆著熱熱的氣,這不是幸福是什麼?

翩然飄落的雪中,櫻花盛開著。冬天還沒過去,春天已經來臨。關於過去的美麗和悲傷,你看清楚了嗎?

之三

夜深了,雪卻愈下愈大。漆黑的郊區已經有些薄薄的積雪,路面更因為雪水而起強烈的反光,讓人視線模糊。

晚上十一點才回到家,便接到S的電話。沒多久之前,她老公為了另一個女人決心棄她而去。我二話不說立刻出門趕往她家。

「為什麼事情總是就這麼發生呢?為什麼要在今天呢?」我邊開車邊想著,車上聽著崔健的那首〈一無所有〉。去年耶誕前夕,S還特地去買了生日禮物給她老公,她笑得很開心說她知道她老公一定會很喜歡的;而今天,S卻面臨了可能是這輩子最難熬的時刻。

「怎麼會這樣呢?」S並沒有歇斯底里,紅腫的雙眼是她堅強的外表下唯一看得出心碎的痕跡。事情已經好久了,早在生日禮物之前就發生了,只是S一直在等她老公回頭;直到今天,她老公毫不避諱地和另一個女人同時出現在她家,然後離開,她才瞬間清醒。

愛情,可以讓人堅強,也可以同時摧毀一切。而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這首歌:「在年輕的迷惘中,我最後才看清楚,美麗和悲傷的故事,原來都留不住……」

凌晨四點多,雪還沒停。櫻花上頭已經覆蓋了一層白雪。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2834

迴響

櫻花雪妳好:
這是一個很美的名字,
也很巧,寫了一篇同名的文章「櫻花雪」跟妳結緣,
這篇文章已是兩年多前所發表了。
果不其然,「櫻花雪」很美很浪漫,
謝謝妳來。
小普:p

普莉西拉 發表於 March 28, 2005 02:49 PM

剛剛在網路上搜尋文章,
就逛來你這了~ :)

櫻花雪 發表於 March 23, 2005 01:41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