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柔海之悲傷一號 | 回到主頁面 | 懷想花蓮‧與寂寞並排坐著賞月 »

2002-07-30, 02:29 PM

日落海之悲傷二號


「我走了以後請將我安葬。用偌大的真珠貝殼掘一個深坑,再用天河降落的星塵碎片作為墓標。然後請在墓旁守候,我還會再回來的。」

我問她什麼時候會再回來。

「太陽升起又落下,日出日落,周而復始。——血紅的太陽由東向西,由西向東行走的當兒——你能為我守候嗎?」

——夏目漱石《夢十夜》

守候,一種戀人之間的承諾完形,愛情忠貞度的最嚴格試煉。

太陽升起又落下,你覺察到人生隨著日出日落形成周而復始的循環,那麼愛情呢?

守候,這個名詞給戀人的感受可以非常極端,有時讓人狂喜,有時令人心碎,那是所有愛情儀式中的最高級,動詞本身則是無止無盡的過去完成進行式,許多戀人無法通過試煉而因此崩潰乃至於走火入魔。

當我站在溫哥華島西端瀕臨太平洋的切士特曼海灘(Chesterman Beach),眺望著火紅的落日時,我想起我們曾一起守著落日的恆春白沙灣,那一刻,我幾乎不曾懷疑我將一直守候下去的決定,儘管長日將盡。

是夢嗎?你走了以後,我收到你從遙遠的非洲寄來的明信片,你在上頭寫著:「期盼著下次的相聚,希望時間和空間不會影響我們。」但,你會再回來嗎?

你知道嗎?守著陽光就好像守候著你會再回來的一線希望,雖然眺望日落海是多麼寂寞又多麼殘酷的試煉,但是只要你說你會再回來,我將不絕望地用一生的光陰來守候。

在切士特曼海灘上風平浪靜地告別西邊太陽的同時,月亮已悄然躍升東方,我在月光下尋找真珠貝殼,心中充滿著不知名的悲傷。溫柔海的深處,只見天河降下了星塵碎片。你就在那墓標之處,我想。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2838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