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醜陋真相之後的《美麗境界》 | 回到主頁面 | 心愛妹妹的眼睛 »

2002-05- 8, 03:28 PM

只剩下單程機票的身分

burrardstation.jpg

「妳……是誰?」

這是普魯士藍見到我的第一句話,顯然他已經忘記了我是誰。

我有些沮喪地垂下原本與他四目相對的視線,任長髮遮住我半邊臉頰。

「我是誰呢?」我在心裡反問著。我看看自己身上的檸檬黃薄毛衣已經變成接近透明的白色,手上不再是一顆像止痛藥的檸檬,而是一張單程機票。在經過長遠的旅行後,我感覺累了、倦了。

在踏上尋找普魯士藍的路途之前,我滿心雀躍。在那張他所寫的普魯士藍色墨水字跡已經有些擴散、飄洋過海而來的最後一張明信片上,他透露他在一個陌生的小鎮停留,遠遠地凝視著自己的故鄉。他說在他千方百計地離開之後,成功地抵達了另一個星球,但是他只要一抬頭,就看見前半生懸浮在頭頂上。那很好,我安心地以為我始終還會佔據他記憶裡的一小部分。

在我離開的那一站是個每個人都被標示得清清楚楚的地方,身分很容易就被定位,然後你很容易被許多同樣對自己身分感到焦慮不已的人打擾。每天你要接聽許多沒見過面的人的電話,你要接收許多教你怎麼做會使自己更好的電子郵件,你要被親朋好友包圍簇擁,你要被路人甲乙丙丁打量,你要被所有人確定你的身分,輸入密碼才能繼續通行。這樣的環境顯然太過複雜。

我的身分很多,別人認定的、自己註記的;別人想像的、自己描述的;別人給予的、自己冠上的……在我使用電話、上網、提款和接吻時都不一樣。你問我到底是誰,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在前往尋找普魯士藍的路上,而在這之前,我被叫作檸檬。

我試圖擺脫其他擾人的身分,總算也逃離了那個從早到晚被貼上不同標籤的地方。在前往普魯士藍居住的陌生小鎮路上,我興奮地跟其他旅客說話,我不確定他們的身分和目的地,這樣的擦身而過讓我感到心安。

旅途中,我換了許多飛機、火車、巴士,徒步走過許多高樓大廈、公園、森林、別人的後院,有時我在草地上曬一天的太陽,有時我淋了一身雨。期間,有人邀我一同去大峽谷,有人邀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一度我走不動了,坐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在人潮排成不規則的曲線緩緩移動時,我看見熟悉的普魯士藍襯衫且聞到松香和油彩所混和而成的獨特味道。

好幾次我似乎要趕上那位他的腳步,卻又被其他旅客形成的人牆所阻礙,我不顧一切地往前跑,所有可以證明我身分的文件全都在此時遺失了。我追到機場,發現手上僅剩一張單程機票,在他搭上最後一班飛機離開前,我氣喘吁吁地叫住他。

他轉過身來,棒球帽壓得低低的,我們終於四目相接。

「妳……是誰?」

「我是誰呢?」我在心裡反問著。在經過長遠的旅行後,我早已失去了我的名字。我記得我曾經被叫作檸檬,但在經過那麼多不知名的旅客僅僅用微笑來定位彼此的日子之後,我不太記得我曾經是什麼樣的檸檬了。

「沒關係!妳就叫我普魯士藍吧!我喜歡大海,正準備去拜訪海豚。」他說,然後遞給我一張有藍色星球的明信片。那是大海的味道,並不是松香。「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呢?」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我終於在僅剩一張單程機票時發現自己不再具有追尋普魯士藍的身分。我可以還是檸檬嗎?我不明白。當身分已經改變,對愛的追尋還能繼續嗎?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2845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