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蜜糖美聲夜遊去 | 回到主頁面 | 倒數計時跨年中的忘情之吻 »

2002-12-26, 05:15 PM

耶誕節的三根幸福煙

無疑地,今年的確度過了難忘的耶誕節。不抽煙的我,竟然意外地抽了三根煙。

耶誕夜來臨前,只見人人手機響個不停,不忙著赴約或去報佳音的人,恐怕陷入全年度最焦慮的時刻中。若你看過柴門文的「愛情白皮書」的話,你便會了解耶誕夜如何能莫名其妙讓一個女孩從這個男人的雙手走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我的手機在那一天也是異常繁忙,但都是安慰獎——同樣落單的朋友在最後一刻約了一起吃飯。

但是我多麼高興能接到這樣的電話啊。一位同樣一個人移民到溫哥華的女友A在中午打電話邀我去她家,我立刻摒棄了其他的機會,想說帶著一瓶玫瑰酒投誠赴約呢。想著想著興高采烈地出門直奔Liquor Store,當時天上飄著小雨,腦子裡浮現的都是她為我準備熱呼呼的鮑貝海鮮粥,沒想到,一會兒竟下雪了。

溫哥華今年詭異的暖天氣使得沒有任何單位預測到今天這場說來就來的飛雪,雪花像鵝毛一樣地飄落,落地後瞬間融化。這場雪只持續了半小時,大家卻很興奮,雖然雪來得靈異,但是這卻被解釋為平安夜前的瑞雪,代表了和平與安詳。是的,我也在女友A的熱誠招待下,以及開車回家路上所經過的華麗耶誕燈飾中,感受到了耶誕夜的氣氛。

去年耶誕是我在溫哥華的第一個冬天,今年我已無法想像去年破記錄的雪量所代表的含意。是因為去年冷過了,讓我此刻感到無比溫暖嗎?

隔天耶誕節中午是跟同事們到其中B的家中聚餐。我們五個人當中有四個人單身,只有總編是家在紐約卻因公相隔兩地,所以也可以說是單身耶誕聚會。除我之外都是男同事,也因此喝的酒款變成威士忌,桌上菜色都是下酒菜,豐盛是豐盛,但是處處可見單身漢作菜的破綻——腱子片肉變成塊狀、蒜泥該稱作蒜瓣、蔥花其實是蔥段……

這種聚會,顯然就是有人要抽煙的嘛!總編隨即掏出身上的薄荷煙給我。老實說,就算再怎麼十年沒抽過煙了,還是很感動地接過來陪著抽。在他們眼中,我就像是個小丫頭,也因此他們常常不動聲色地照顧我。比方說昨天下雪,其中一位同事在雪還沒停之前就去買了一把車用刮霜刀給我,讓我感覺這個世上真的有天使的。

吞雲吐霧中我想起了第一次抽煙的經驗。那是大三暑假在KTV兼差上大夜班時發生的。一位女同事跟我一樣白天還有其他工作,可能是太累了,她常常在洗手間裡睡著。後來有一次看她抽綠Y,據說精神會好得多,於是她教我試試,我點了一根,只覺得整個腦門都被打通,舒暢得不得了。雖然我並沒有因此養成抽煙的習慣,但偶爾心情好時有人敬煙,我是會抽上那麼一千零一根的。

總編說這幾天看我不像前一陣子那麼快樂,他問我原因。我其實也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可能就是十二月吧。這就像J說的:「妳有時很Funny,可是眼神總帶著一些……該說是悲傷吧。」然而今年耶誕我確實非常幸福啊,但是你若沒有經過某些不幸、某些顛沛流離,是無法體會我所說的幸福的。

我繼續抽了第二根煙,在煙霧中漫無目的地想著去年今年。可能是分心了,在前往下一攤前同事家中與前同事們小聚時,我竟然不小心把車門反鎖起來,車鑰匙和所有東西都留在車上。我的反應先是大笑,然後跟我同事和總編求救,還好他們幫我打電話給汽車協會,迅速派人來開鎖。同事們也笑了,直說這真是我難忘的耶誕節啊。在等待的期間,我又從總編手上接到今天的第三根煙。

最終,我當然還是順利赴約歡聚去了。因為有了朋友對我的關懷,這是個再美好不過的耶誕節了。如果幸福可以儲存,我正是瑣碎地記下了,希望在感覺不到幸福時提領出來享用,就像總編幫我留了三根幸福的薄荷煙一樣。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3158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