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亡命之徒 | 回到主頁面 | 終點在離你最遠的角落 »

2004-08- 4, 03:28 PM

14‧千年神木

14.bmp

周日晚間七點,藍菱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地聽著音樂。她偶爾坐起身來想打開電腦,又十分克制地告誡自己不要輕舉妄動。

再過了10分鐘,她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想換套衣服出門去,才打開衣櫥,呆了半晌,又坐回沙發上去嘆著氣。

她想到林彥谷發的電子郵件約了星期天晚上七點不見不散,現在時間已經過了20分鐘,他不可能還在那裡等著,更何況她已經回信叫他別再作無謂的等待。

話雖如此,藍菱仍有些不安,她怕林彥谷真的傻傻地站在中正紀念堂大門口等上一小時、兩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

藍菱回想起這兩個月來有林彥谷陪伴的時光真的非常快樂,連她的姊姊藍蘋見了她都說:「妳最近有新戀情吧?怎麼穿衣服變得這麼青春洋溢,還常常電話都找不到人哪?」

想到這裡,她實在忍不住撥了電話給藍蘋。

「姊,妳有空出來喝杯咖啡嗎?」

「喲?妳沒出去約會啊,之前星期天晚上都找不到妳,怎麼回事啊?」

「喔,沒什麼事啦……只是有一點悶。」藍菱被姊姊這麼一說,有點不好意思。

「可是妳姊夫今天下午剛回國,我忙了一天,不想出門了,要不要電話上聊聊?」

「那沒關係,明後天再約好了。」

「好哇,我剛好要寫關於姊弟戀、師生戀的報導,正想問問妳有沒有認識這樣的案例呢。」

藍菱心想哪有這麼巧的事啊,突然心虛地急著掛電話:「再約吧,掰掰。」

她掛了電話,整個身子縮回沙發上。她想,不管是小她10歲的林彥谷,或者年長她12歲的安如軍,實際上年齡都有點差距,可是相處起來卻比同年紀的異性要談得來。

跟她差不多27歲上下年紀的男生,有些剛剛念完研究所或不停的有考試在前面,就算已經就業兩、三年,擠進大企業裡的不管是工程師或業務代表,拿了幾張股票都驕傲得很,覺得自己可以找到的對象可以再漂亮一點、再年輕一點,要不就是家裡再有錢一點;而在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奮鬥的又太無趣了,騎摩托車上下班,中午吃自助餐,連買電影票約女生去看電影的老把戲都不會。

藍菱有無數個與她同年紀且還算要好的男性朋友,有女朋友的都拚命在30歲適婚年齡前騎驢找馬,更有幾個手上有超過三個同時交往的女友,這使她相當沒有安全感,所以自從跟大學的班對分手後,一直沒有遇到想認真交往的對象。

在認識安如軍前這段期間,她偶爾陪女友們團體出遊,竹科、工研院那些單身漢都希望能要到她的電話號碼,但她都只給email說保持聯絡。

藍菱想著,像林彥谷這樣17歲的大男孩,有著稀奇古怪的想法,就像回到初戀的時候一樣,他們總是有可以逗妳開心的點子或冷笑話,對妳的任何事情都感到新鮮有趣,他們有很多時間和精力走路送妳回家,並在下雨的時候為妳撐傘,不在意吃路邊攤,舉止毫不扭捏且大方自然;只是,他們有時候像無知的小孩,搞不清楚女生的生理期及經前症候群,時間晚了還是得回家向爸媽報到,半夜還得準備明天的模擬考。

但是跟成熟的男人交往時,他們會比妳更像老師,有說不完的過去和人生經驗。開車來接妳的時候總是打兩次電話確定時間,約會的時候總是西裝筆挺,到高級餐廳點菜點酒時充滿知性的魅力,對服務生比對經理親切慷慨。跟17歲的男孩比起來,40歲的男人在跟妳上床之前必定精算過今天不是危險期,並在妳生理期歇斯底里的時候不見蹤影。

藍菱和安如軍交往的這段期間,內心是熾熱地談著戀愛,但她小心翼翼保持平常的外觀,連她姊姊都不知道這件事。只是她有時下意識地為了讓自己跟安如軍看起來年紀不會相差太多,刻意作了較為成熟且女性化的打扮。

對藍菱來說,安如軍簡直是太理想的伴侶,他脾氣好、風趣幽默、聰明、有品味,後來藍菱慢慢發現安如軍相當富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已婚。

他們還是在網路聊天室中認識的,當時藍菱以「玩命之徒」的暱稱上網,認識了這位化名「千年神木」的安如軍。

「為什麼叫千年神木啊?」

「年紀大囉,我還有個暱稱叫萬年青,意思是永遠年輕。」

「哪有什麼永遠的事情?」

「妳說不想再談戀愛的原因是已經失望?」千年神木問。

「許多男人跟我聊起他們曾經有很多女友,不管是真的很行或自卑或證明自己或及時行樂,但很少有人會說他真正愛過或以後會怎麼去愛。等到他成熟到去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卻已經力不從心了。」藍菱回答。

「喔?妳遇過成熟到去思考這個問題卻已經力不從心的男人嗎?」

「可惜沒有。」

「接近中年或已經是中年的男人對愛情的看法很分歧但也很一致。分歧是受到每個人過往獨特的經驗影響;一致是因為人性的本然。」

「所以我對人性的本然失望。」

「有人不相信愛情並不表示他不在乎愛情,也許是太在乎了,所以不敢也不願意相信它。但也有人因為工作地位家庭財務機會義務道德良心等等數不完其他緣故,選擇逃避愛情。另外也有人選擇追尋那種只求心靈契合不願容忍任何瑕疵的絕美但卻永遠找不到的愛情。同時也有人認為他們已經將愛情埋葬在柴米油鹽日常婚姻生活裡了,不必再傷腦筋。」

「那麼你是剛剛所說的哪一類呢?」

「對凡事講求效率而又深深體會人世間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的男人而言,他們的確不願意花心思培養不一定會開花結果的愛情種苗。」

「看吧,你承認了,而且你是我在聊天室所認識的網友當中最成熟的。」

「愛情本來就是虛幻的,只是形式不一樣而已,找個可以照顧妳的人,或許比較實在一點。」

「我可以照顧我自己。」

有一天,藍菱在學校收到一個註明某網路科技送來的快遞,裡頭是一盒生巧克力,像是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一樣。

安如軍在卡片上寫著:「我從妳本名查到學校了,希望妳不會介意,情人節快樂。」

隔了半個月,藍菱又收到快遞來的禮物,裡面是一款最新的手機,以及他的電話號碼。他在卡片上說,下課的時候、無聊的時候都可以傳簡訊給他。

「這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收。」藍菱用新手機撥過去給安如軍。

「沒關係的,這對我來說沒什麼,妳可以同時用兩個號碼,這個新號碼是我專屬的。」

「這太離譜了吧,我們甚至沒見過面耶,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只是證明我已經成熟到去思考關於愛情這個問題,卻尚未力不從心。」

接下來,安如軍總是沒多久又送禮物給藍菱,其中有Darphin整套保養品、Gucci太陽眼鏡、Prada包包、Bally皮夾、Bvlgari手錶、Tiffany項鍊,還有Sony數位相機和筆記型電腦。

「拜託你不要再送禮物給我了,在你還沒有把我給寵壞之前,我們見個面吧。」藍菱已經按耐不住她的納悶,覺得整件事情實在太詭異了。

「學校什麼時候放春假?」

「4月3號到5號。」

「那我們去香港碰面。」

「你說什麼?」

「機票和行程全部都訂好了,到時候我們香港機場見。」

就這樣,當天藍菱一出機場海關,撥了手機給安如軍,一位西裝筆挺的男人走到她面前。

「我搭早妳一班的飛機,目的是為了站在這裡看著妳走到入境大廳。」

安如軍高高瘦瘦的,戴著無框的眼睛,活像是徐志摩在世,但他穿著Hugo Boss剪裁合身的外套卻很具現代流行感,還很能襯出腿長的優點。

「你這樣教我受寵若驚。」

在勞斯萊斯的接引下,他們來到半島酒店。接著是服務員送了蛋糕進來,上頭寫著新婚愉快。一切都太夢幻了,這三天兩夜,他們遍嘗了各式美食,鏞記的燒鵝、陸羽茶室的點心、糖朝的甜品,他們到中環精品店內選購了幾套新衣服,看起來真的很像新婚夫妻。夜晚來臨,在維多利亞港灣燈火燦爛的窗景前,他們熾熱地擁吻做愛,捨不得入睡。

回到台北之後,安如軍一開始還是一天幾通手機簡訊,主動報到的時候還叫藍菱作老婆;但是,他們有時連講電話都成問題,更不用說在一起吃飯或者到她家約會了。一個禮拜才見一次面,對談戀愛的女人來說,真的太少了。

「真想念在香港的那幾天哪!」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藍菱忍不住抱怨。

「可是沒辦法啊,這一點妳一開始就知道的。」依舊西裝筆挺的安如軍皺起了眉頭。

「就不能找個星期天陪我嗎?」藍菱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有點哀怨。

「我不喜歡被依賴的感覺,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了,而且我最近真的很忙。」

有點不歡而散的飯局後幾天,兩個人都沒有再聯絡。一直到了星期天,藍菱一早起床便睡不著,到了九點,打開電腦,聊天室還不見人影;打電話給她姊姊藍蘋,也是關機狀態。她覺得無法待在家裡,於是選擇搭捷運到淡水去走走。

車站滿是一早準備出遊的大人和小孩,尤其往動物園方向,更是嘈雜。就在準備走進站內的時候,藍菱看到對面超市門口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沒錯,是安如軍。

他提著大包小包的塑膠袋,表情木然,跟平日的西裝筆挺完全不一樣,身邊的應該是他的太太。他們穿著短褲和休閒涼鞋,雖然品味不壞,但還是與他之前的形象差異甚大。

安如軍後來發現藍菱站在對面,馬上躲進他的那輛BMW然後離去。

藍菱無法想像安如軍的家庭生活是這樣,這跟愛情中的一切元素似乎都是背道而馳的,難道說保持距離真的是讓愛情保鮮的唯一法則嗎?

藍菱突然覺得有一種被金錢所堆砌的愛情幻夢背叛的感覺,事實上,成熟的男人對永續經營的愛情只會更加力不從心,尤其他們可以將愛與不愛的機制轉換地如此純熟,離開的時候甚至不用假裝痛苦……

晚上八點了,此時藍菱的身子仍然蜷縮在沙發上。她想,年齡的差距也許是談戀愛時最引人入勝之處,永遠帶著那種無法再回頭的感嘆。

成熟男人的愛情是應該埋葬在柴米油鹽日常婚姻生活裡頭的,尤其對凡事講求效率,而又深深體會人世間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的男人而言,何必花心思培養不一定會開花結果的愛情種苗呢?

文:2004.08.04 Vancouver
圖:2001.08.16 Pasadena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3751

迴響

ching:
謝謝支持。正在寫續集。
如果你是出版社編輯就好了,我需要稿費買機票....XD

小普 發表於 June 2, 2006 12:51 AM

我是很沒耐心的人,blog上的文章很少能抓住我的目光讓我耐心看完,可是你寫的故事真的很好看!何必又何需考慮刪掉?!

由 ching 發表於 June 1, 2006 05:19 PM

ching:

謝謝。很少有人看長篇了吧。雖然這是短篇小說,但放到部落格就變成長篇了。

我已經把「外遇遊園地」舊作全部刪掉了,正在考慮刪掉「不幸福背叛物語」。

如果想讓自己精神分裂的話,我建議可以寫小說。我也沒有不打算繼續寫,只是我那個分身遲遲沒有出現。

小普 發表於 May 16, 2006 05:41 PM

很好看耶,不會再繼續寫了嗎?

由 ching 發表於 May 16, 2006 11:17 AM

補上了,墮落了一上午的天使。

普莉西拉 發表於 April 6, 2005 06:41 PM

這一篇漏了圖喔... :")

calliope 發表於 April 6, 2005 02:26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