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內與台北舊情復燃‧溫哥華ㄙㄨㄥˊ | 回到主頁面 | 兩天內與台北舊情復燃‧夜店酒友 »

2004-04-17, 01:16 PM

11‧備份情人

11.jpg

周日上午,藍蘋開著車在高架橋上奔馳著,窗外出現難得的濃霧。

她把收音機插播的路況轉到另一個音樂頻道,傳來的是聽眾點播的「冬季戀歌」主題曲。

「冬天終於到了嗎?」藍蘋想著這半個月來飄忽不定的天氣,忽然覺得有點冷。

上回去醫院探望以前同事夏幼真,巧遇採訪過的心理醫師杜凱之,特地跟她約了一整天休假的時間,說是要談談合作寫書的事情,但是並沒有約在他的辦公室,而是圓山飯店。

藍蘋到了飯店內的餐廳,杜凱之已經坐在靠窗的位置從容地喝著咖啡,他見到藍蘋來了,還起身為她拉椅子。

「藍小姐,妳真準時,說九點就是九點。」杜凱之今天換上了休閒服,完全不像個醫師,看起來很陽光,像是要去球敘。

「上回採訪您的時候遲到了,這次的早餐會報,我可不敢再晚到。七點半起床,我可是在床邊放了兩個鬧鐘才辦到的。」

「妳一定常常熬夜吧?」杜凱之顯然是餐廳的熟客,他同時用眼神招呼經理過來為藍蘋添上咖啡。

「我的黑眼圈有那麼明顯嗎?」

「不,我看妳舉手投足就知道妳談戀愛了,所以妳沒睡好是正常的。」

藍蘋心裡雖然一驚,但還是冷靜地微笑著說:「您別開我玩笑了,不過是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所以沒睡好而已,今天早上本來是準備要補眠的。」

「別瞞我了,瞧妳水汪汪的眼睛、眉梢的粉紅色,還有走路輕快的樣子,分明就是談戀愛了;還有,妳今天穿牛仔褲的曲線凸顯緊實的臀部,這是做愛後的成效,妳平常不太運動的吧?」

「我老公聽到您這麼分析大概會很高興。」藍蘋對於杜凱之的直接的確有點訝異,但還是半開玩笑地說:「下次我可不敢在您面前穿牛仔褲了。」

「妳很有女人味,要多穿裙子,我相信妳男朋友會對妳更著迷。」

「……。」藍蘋覺得杜凱之不是簡單人物,言下之意對她的感情狀況似乎瞭如指掌,心想他不會知道她與呂維昕之間的戀情吧,所以她小心翼翼,並沒有再答腔,挑起眉毛偏頭往落地窗外看去,輕啜著咖啡。

「呵呵,妳不會真的生氣了吧?」杜凱之輕笑著,好像哄小女孩開心那樣。

「您真的很了解每個人的心理狀態,我就算真的生氣,您也有辦法叫我別生氣是吧?」

「這還不簡單嗎?只要見過的病患夠多了,在他們還沒開口之前,妳就能知道他們想說什麼,而且,妳也會知道該怎麼陪他們演戲囉。人生哪,本來就是一齣戲,戲演完了就算了。」

「怎麼一大早就開始說教啊?感覺好像在做禮拜。」藍蘋見杜凱之有意緩和氣氛,也開起玩笑來。

「妳也挺古靈精怪的嘛!兩三下就把我的招數學會了,看來找妳合作寫性治療的書是找對人了。」

「性治療?這的確是很有趣的題目。」這立刻引起了藍蘋的高度興趣。

「等一下就讓妳親臨現場,我另外約了人到這裡,妳可以在旁邊觀看。」

「您是說……性治療的整個過程?」

「沒錯。妳應該頗能享受性愛的,也一定能馬上摘錄重點,由妳來執筆最好不過。可惜妳有男朋友,不然……。」

聽到杜凱之竟然如此明目張膽地「暗示」,沒等他說完,藍蘋便搶先說:「不然,您可就慘了。」

「哈哈哈……,等一下妳就知道是誰比較慘。」

藍蘋始終覺得杜凱之脾氣雖然古怪,但肯定是個相當受女人歡迎的男人,他沒有拿出手機擺在桌上,更不像那些俗氣而擺闊的男人掛著一串賓士車鑰匙,或是刻意戴上勞力士,他的穿著相當有品味,身材也維持得不錯,幾乎可以斷定他是固定到健身房報到的;還有,他太了解女性心理了,一切讚美和暗示是那樣恰到好處,這樣完美的情人,有誰可以抗拒得了?

藍蘋心想著:一定有很多美麗的女人主動對他投懷送抱吧?為什麼他還要對我放電?

「我們走吧,到房裡繼續享用床上早午餐。」杜凱之站起來,帶著一瓶香檳。

藍蘋竟不覺有他,跟著杜凱之上樓到了房門口,有個艷麗但狀似害羞的女子來應門,她手腳瘦長,眼睛細細的,不敢正面對著藍蘋。

杜凱之先對藍蘋介紹說:「這位是我第七號女友。」

藍蘋看了房裡有人刻意整理過,但並非飯店的房間服務,而是很像昨晚已經有人住進來,早上再由女主人打掃過那樣。

杜凱之看出藍蘋的疑問,便對她說:「昨晚是六號住下來,她早上已經走了。」

藍蘋有點吃驚,心想「杜凱之到底有幾個女朋友啊?」但暫時又把問題吞回去。

沒等藍蘋坐下來,杜凱之熟練地打開香檳,沿著鬱金香杯斟上七分滿,細緻的氣泡興奮地直線上升,然後交到藍蘋眼前。

「來吧,邊喝香檳邊享用。」杜凱之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腕,再立刻吻上她的臉,另一手已經探入女子的裙中上下游移。

藍蘋挑了最遠的沙發角落坐下,以一種好奇而專注的姿態觀戰。

杜凱之從後方緊緊抱住那女子,啃噬著她的耳垂,繼續隔著女子的上衣愛撫著胸部,她已經開始喘著氣,嬌羞的哀求的聲音有點近似求饒,話雖如此,女子的乳房卻更加堅挺,這時候線杉和長裙雖未褪下,但內層的黑色胸罩和薄紗內褲已經被杜凱之剝除。

杜凱之繼續把女人逼上床,先把她壓在身下,把線衫拉高到胸部以上,然後親吻雙乳和小腹,女人一邊發出興奮而愉悅的聲音,一邊輕巧地解開杜凱之的腰帶和長褲。接著杜凱之翻過身來躺下,雙手抓著女人的腰,立刻將她放到他身上,女人快樂地擺盪著腰身一邊發出呻吟……

藍蘋此時有些坐立不安,一口香檳吞了好久才嚥下,她試圖維持交足的坐姿繼續觀看,但身體不知不覺還是往沙發後頭靠緊,急促的呼吸和喉間的燥熱使她略略查覺自己已經受到感官上的刺激,不過,儘管如此,她還是仔細地觀察了床上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的互動。

女人雙手扶在杜凱之肩頭,不停擺動著身體,從背部延伸到足踝的曲線很美,很快地便舒服地發出尖叫。藍蘋更不時聽到杜凱之在女人耳邊呼喚著「喔,婉芸,妳真的好美好性感……」時而夾雜著髒話,之後兩個人擺動愈來愈激烈,女人臉上表情狀似痛苦,卻一邊哀求著「還要」、「再來」、「拜託」……,就在女人最高亢的「啊」一聲中抽慉著,癱瘓似地停了下來。

在女人汗流浹背、氣喘未止的同時,杜凱之竟然推開女人,披上浴巾走向藍蘋說:「怎麼樣?我的表現如何?」

藍蘋遲疑了一下,還沒答腔,門鈴就響了。杜凱之坐在床沿,女人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去應門。

是另一名身材姣好的女人走進來,但跟剛才那位體態柔軟、腰纖腿細的女人相比,是比較豐腴的,卻少了前者那種嬌羞的女人味,以一種不客氣的眼神打量著藍蘋。

「的確是很像你死去的媽。」女人面無表情地對著杜凱之說。

「閉嘴!」杜凱之以一種具威嚴的語氣說話。

「妳是藍小姐沒錯吧?我們走吧,讓他們繼續忙他們的。」這位女子伸手把藍蘋的香檳放下,逕自把她拉走了,杜凱之和這位叫「婉芸」的女子並沒有追上來。

藍蘋隨著女子回到餐廳,還是那位經理前來招呼著女子,顯然她也是常客。

「我是杜凱之同父異母的姊姊杜凱蘭,上個月聽他提起說遇上了長得像阿姨的女孩,原來是妳。」

「是嗎?」

「看得出來他非常喜歡妳,不然他早就對妳下手了。」

「我不懂。」一下子發生這麼多事情,藍蘋被搞糊塗了。

「我家在我小時候是相當富裕的,父親有兩個老婆,還成天在外頭花天酒地,阿姨到我家來處處低聲下氣,對我也不錯,只不過我爸太可惡了,把我媽和阿姨全當成下人使喚,我媽因為娘家還撐得住聲勢,對阿姨有時還拳打腳踢,到後來,她大概是受不了,在凱之小學四年級的時候跳樓自殺了。」

杜凱蘭一邊喝茶繼續說:「我弟從那時候起常常逃家,他恨透了我父親,也恨母親撒手離開他。我今天來,其實就是想跟妳說這件事,他有戀母情結,因此他會想盡辦法糾纏妳。」

「杜醫師會糾纏我?」

「這世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早年他常常想盡辦法得到對方的愛,而最終,他失敗了,所以他變得很壞,以尋找備份情人的方式來報復所受到的傷害,然後再狠狠地拋棄她們。」

「備份情人?妳說他的女友全都是備份?」

「說穿了,他所謂的性治療只是提供性服務,他還向這些女人收費呢。但是妳不一樣,我知道他已經愛上妳了,妳太像阿姨了,接下來恐怕會是一場災難。」杜凱蘭搖搖頭。

藍蘋回想起採訪杜凱之那晚,當他們站在陽明山上眺望夜景的同時,杜凱之眼睛帶著一種深沈的憂鬱;剛剛在房間裡,他卻讓另一個女人滿足地求饒,然後像個孩子似地對她說:「怎麼樣?我的表現如何?」如果說愛情也像一場戲,他的確是個表現傑出的演員,而她不應該在那場戲裡。

「謝謝妳告訴我這些。」

藍蘋起身要走,杜凱之卻走過來。「別聽我姊瞎說,妳不想知道夏幼真的事嗎?她是我第十號女友,她跟妳的男朋友呂維昕似乎很要好。」

藍蘋有些不寒而慄地望著微笑著的杜凱之:「你到底想說什麼?」

杜凱之又轉為醫師的口吻說:「我並不在意妳的婚姻狀態,但是,快把妳那個備份情人扔掉,讓我為妳療傷止痛好嗎?」他又轉頭對杜凱蘭笑了一下對藍蘋說:「我姊是女同志,妳要特別小心她橫刀奪愛。」

藍蘋覺得自己莫名被捲入了一場風暴,什麼備份情人不備份情人的,簡直無聊透了。「夠了,我不需要心理醫師,也不需要備份情人,更不需要性治療,您繼續蒐集案例和女病人吧。」

此時藍蘋的手機響了,她急忙接起來,心想隨便什麼人打來都好,結果很意外地竟是正在東京轉機、提早返國的老公方仲勤。

她突然很想見他,想念起那種星期天早上兩人可以一起賴床的最單純的狀態。她想,兩三個小時後,她要親自去接機,再親手做幾道菜寵壞他。

文:2004.04.17溫哥華
圖:2003.11.26紐約SOHO區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0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