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9‧定數與變數 | 回到主頁面 | 邊喝邊玩鹽泉島迷你酒莊 »

2003-09-14, 01:40 PM

10‧日與夜的夢

10.jpg

下午近五點,藍蘋的手機在口袋裡強力震動起來,她看了來電是副總編沈培莘的號碼,知道是報社打來的電話,立刻接聽起來。

「中正機場發生空難,我要妳立刻進報社支援編輯作業。」沈培莘很快說完重點,聽到藍蘋回應一聲「是」之後,便結束了電話。

藍蘋搭上計程車趕往報社,隨手打開收音機聽取即時新聞。她平常負責的線跟重大社會新聞無關,不過,一旦記者們都趕往第一線現場的時候,需要支援的部分就會動員其他部門較資深的記者。這回是空難,旅行社、航空公司等單位,有可能需要一直保持聯繫,而且她做過版面編輯,可能在最後一刻派上用場。

藍蘋一進辦公室,見到所有主管都在座位上,電視全數在插播傳送最新畫面進來。

沈培莘走過來對藍蘋說:「跟記者保持聯絡,核對一下電視上頭的失事班機乘客名單,我要旅行社那裡側面的消息,查一下乘客中有沒有特別值得注意的人物。」

「好。」藍蘋才脫下外套,準備跟平日相熟的旅行社打電話,卻一眼在乘客名單上看到了「況詩詩」這個名字。

「會是她嗎?」藍蘋心裡泛起一陣陣漣漪,這個美麗又令人難忘的名字,似乎只屬於那個美麗又令人難忘的況詩詩,不可能有其他女人配得上這個名字……

藍蘋最早見識到況詩詩的美麗,是在夢中。那個夢在她清晨醒來後還記得清清楚楚:一個未曾見過面的美麗女子,要她把男人還給她。這女子有著稀鬆帶著咖啡金色的短髮,白皙的皮膚幾乎可以看透到微血管那樣清蒼,臉很小,一看就看到她大大的瞳孔帶著陰鬱和哀愁,但是你不能拒絕這樣一個美人的索討,你不由自主,幾乎要把自己全給了她。

作這個夢的前一晚,藍蘋在姜雁林的床單上發現帶著咖啡金且細而稀鬆的短髮,跟她長而黑亮的直髮不同,當然也不會是姜雁林的,她並非故意去找什麼線索,這不尋常的短髮,倒像是有人刻意留在枕上那樣。

五年前,姜雁林還是藍蘋的同事,報社新進的攝影記者,因為常常配合採訪,所以兩人漸漸熟識起來。姜雁林在一批攝影記者當中,特別帶著文人氣息,他的話不多,也不太跟其他媒體搶拍什麼畫面,他靜靜地抓適合的角度,往往拍出令編輯意料之外的東西。

一開始,藍蘋因為採訪必須帶攝影,有時搭上姜雁林的車時都覺得有一種緩慢的沈默時光;後來,竟連攝影主任都跟藍蘋說,她似乎是姜雁林最好的搭檔:「妳看,他只有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才會多拍幾張不一樣的東西。」

的確,他倆的互動雖然緩慢,卻有一種在工作上良性的增長,就這樣,他們配合的機會愈來愈多,做出來的人文專題也受到相當的注意。很自然地,姜雁林雖然沒說,他們卻愈來愈像是出雙入對的搭檔那樣,後來,就在一次出國旅遊報導的機會中,姜雁林牽起了藍蘋的手。

姜雁林身材高挑,加上曬了一身古銅色的肌膚,看來像是個運動好手,但在粗獷的外型下卻相對顯得沈默寡言,甚至一雙像獵人的眼睛,看來格外冷酷。當他牽起藍蘋的手,溫柔地從每一隻手指的指尖開始,每一個接觸點都像是奇蹟。

「跟妳在一起我覺得舒服,而且平靜。」姜雁林重複撫摸著藍蘋的手足足有十多分鐘後終於開口了。

「大概是經歷過太多殘酷和無情,所以選擇跟你一樣用沈默來面對這個世界吧。」藍蘋迴避了他的眼神,緩緩地說。

「不,妳很溫暖,跟其他人不一樣。」

「經過命運無情的背叛之後,對我來說,世事已經沒有冷暖之分。」

「妳喜歡看星星嗎?」

「喜歡啊。」

「那妳一定也很寂寞囉?」

「是吧,喜歡看星星的人都是寂寞的人。」

在夏夜的星空下,他們躺在草地上看著天頂「夏季大三角」中的牽牛織女星漸明又漸暗。

回到台北後,工作之餘,藍蘋便常常跟著姜雁林去拍星星,從日落到月昇,從月落到日出。這一段必須等待而寂寞的時光,令他們覺得對於彼此有一種特別的需要和被需要。

直到有一天藍蘋在姜雁林床上發現屬於女人獨有的咖啡金且細而稀鬆的短髮,又夢見一個美麗的女人向她要回男人之後,一個巨大的疑問像烏雲一樣飄進她的心頭。

當天傍晚,姜雁林在辦公室接到一通電話之後便匆忙外出,神色有點強作鎮定的詭異;藍蘋雖沒說,隱約覺得不對勁,她在他公寓大門口等到深夜,直到姜雁林的車出現,前座載著一名美麗的女子——況詩詩,跟她夢見的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子,藍蘋避開姜雁林的視線轉身招了計程車離去。

藍蘋看著車窗外飄著細微而惱人的雨絲,天有點涼,但還是維持著夏末的溫度,她卻覺得有點冷,雙手交叉緊握住上臂,發現自己全身微微地顫抖著。回到自己公寓,卻看到姜雁林等在門口。

「她是我之前的女友。」姜雁林冷靜地說。「剛剛從勒戒所出來。」

「嗯?」藍蘋不禁看了他一眼。

「嗑藥毀了她的一切。」

況詩詩曾經是知名的服裝模特兒,年紀比姜雁林還大上三歲,當姜雁林還是初出茅廬的攝影師時,況詩詩特別欣賞姜雁林所拍的照片,因此常常介紹一些案子給他,後來,況詩詩要他搬過去跟她同住。

她的美麗,使得金錢唾手可得,下了秀,偶爾陪客吃飯兩萬塊錢小費就進了口袋,但是鎂光燈卻相對現實,年齡過了、後起新秀上來了,再怎麼美麗的女人終究會有老去的一天。

當時,姜雁林沒什麼錢,兩人同居之後,生活費都是況詩詩給的;兩年後,案子沒了,應酬少了,況詩詩卻有了很大的改變,為了維持過去的開銷水平,只好做起了不只陪吃飯的高級應召女郎的工作。

當然,起初她瞞著姜雁林,卻同時因為失意而開始嗑藥,後來她的精神狀況愈來愈差,臉上幾乎失去血色,並出現嚴重的幻聽和自殘行為,逼得姜雁林只好轉而求助醫師和專家。

「今天才跟妳說這些,很對不起。但我能夠怎麼做呢?雖然我想一個人重新開始,但我無法丟下她不管。」姜雁林說。

聽完姜雁林講完他和況詩詩的故事,藍蘋靜靜地流下眼淚。「她現在非常需要你啊,她曾經對你那麼好。」

「我卻在那個時候狠心地將她送走了。」

「你真殘忍。」

「我也想當好人,但我已經盡力了,這個世界是那麼殘酷,我不得不背叛當初的誓言。」

「你回去吧。」

「妳知道嗎?直到妳出現,讓我感覺到久違了的溫暖,讓我重新回到最單純的狀態……我知道這對妳很不公平,我沒有能力對妳好,但我真的很需要妳。」

「不要再說了。」

「我知道我沒資格喜歡妳,我有著太沈重的責任。」

「你這麼說,不會是要離開我吧?」藍蘋的每一隻手指的指尖都感到痛苦。

「對不起……辜負妳是我對她的責任。」姜雁林說。

藍蘋聽完這句話之後,已經失去理智,她頭也不回地衝上樓去,把自己鎖進房間裡嚎啕大哭。

之後,姜雁林離開了報社,藍蘋再也沒跟他聯絡,不過姜雁林還是維持著接拍服裝型錄和一些平面媒體的案子,藍蘋常常在唱片封底上看見他的名字……

藍蘋絕對沒想到五年後的今天,「況詩詩」這個名字竟然又出現在她眼前,就像她第一次夢見況詩詩那樣讓人措手不及……

「藍蘋,找到一些失事者的背景了嗎?」沈培莘走過來問了一句。

「我核對過名單了,現在正準備打電話。」她簡短回應後,第一個撥的電話是姜雁林的手機。

「喂,我是藍蘋,你是……雁林嗎?」

「……妳是藍蘋?妳……知道詩詩的事了?」

「對不起,你現在很難過吧。」藍蘋心裡噗通噗通地跳著。

「其實,還好。說不定,這對她來說反而是一種解脫,她曾經那麼想死。」比起藍蘋,姜雁林出奇地平靜。

「她為什麼搭這班從名古屋回台北的飛機?」

「可能是陪一個富商去度假吧。」

「你是說……」藍蘋不敢貿然追問下去。

「告訴妳也沒關係。詩詩她一向需要被捧在手心裡,還有,我沒辦法供給她那些天文數字的開銷。」

「所以她有其他男朋友,而你也知道對象是誰?」

「對。」

此時藍蘋在電視上看見一位富商的太太和小孩正焦急地流淚的畫面。「天啊!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藍蘋心想該怎麼處理這則新聞。

「沒關係,我相信妳。我想,報社需要妳做好報導的工作,妳也會處理得很好的,對嗎?」姜雁林說。

「難道你就這樣面對她的消逝?」

「當初因為對她的責任,我辜負了妳;對她,我盡力了。如今我還能要求什麼嗎?」

「你們後來一直在一起嗎?你對她是什麼樣的感情?」

「我們一直住在一起。詩詩早就失去了父母,是她乾爹把她養大的,而她早被乾爹奪去童貞,但是詩詩還是靠自己活了下來,雖然是憑著美貌換取物質所需,但她始終不曾傷害過別人,甚至在我最窮困潦倒的時候扶了我一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愛不愛她,但在我心中,她永遠是那麼美。」

藍蘋很快地著手寫起這個故事:失事班機上有一個知名模特兒況詩詩,她曾經拍過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廣告。她有著不幸的童年,也曾經度過大紅大紫後轉型卻坎坷失意的時光,卻在近年內改過自新、力爭上游,此次到日本是洽談成立模特兒經紀公司的事,回台灣準備和知名攝影師姜雁林完婚,卻不幸遇上空難,令人欷噓。

隔天在各大報全面著重報導那位銀行家富商是怎麼樣遇上不幸的同時,藍蘋寫的故事卻引起大多數讀者的注意,光是刊登姜雁林鏡頭下美麗的況詩詩的照片,再加上感人的愛情故事,讓許多年輕讀者一掬同情之淚,同時報導更讓姜雁林成為焦點人物。

當晚,姜雁林打電話到報社給藍蘋。

「謝謝妳幫詩詩這一生作了最美的註解,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我只是做我的工作,增加報紙的讀者罷了。」

「……。」姜雁林突然沈默了,像以前一樣。

「你還上山拍星星嗎?」藍蘋拿出以前和姜雁林一起去拍的星星照片。

「沒有,因為再沒有人可以陪我一起去做這件事了。」

「……。」換成藍蘋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說話。

「我希望妳能幸福,過得比我好,不然當時的分手就沒有意義了。」姜雁林說。

藍蘋不禁想起分手時十指指尖都感到痛苦的那一刻,她感覺一陣暈眩。她想,幸福該怎麼比較呢?到底是活著的人繼續遭受命運的糾纏比較幸福,還是就這樣死去,成為故事中永遠不死的女主角比較幸福呢?

「對不起……我竟然從來沒有幫妳拍過照,我這裡連一張妳的照片都沒有。」姜雁林繼續說:「妳知道嗎?雖然詩詩在我心中永遠最美,但妳卻是我此生最不想辜負的人。我知道妳已經結婚了,希望妳幸福。」

這一晚,藍蘋再度夢見況詩詩,夢裡的她依舊美麗如昔,和姜雁林所拍的照片始終冷豔的感覺有些不同,她在夢裡微笑著告訴藍蘋:

這一切都是夢。

文:2003.09.11溫哥華
圖:2003.06.17維多利亞布查花園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1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