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啤酒天堂溫哥華 | 回到主頁面 | 10‧日與夜的夢 »

2003-08-22, 01:49 PM

09‧定數與變數

9.jpg

藍蘋去探望夏幼真已經是半個月之後的事了。趁著上午的空檔,她繞到台大醫院加護病房去看車禍重傷至今仍陷入昏迷的夏幼真。

雖然夏幼真總算度過危險期,但她恢復很慢。緩慢而悠長的等待,對關心她的人來說成為一種煎熬;不過,似乎沒有太多人在意時間對於加護病房的意義,只有藍蘋在這裡等著距離加護病房開放時段的十五分鐘。

呂維昕並不想去看夏幼真,他雖然沒那麼恨她,卻不想靠近加護病房;更何況,夏幼真前一陣子像鬼一樣纏著他,所以當她就這樣暫時消失,他反倒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作為一個上司,而且不過為了交換老婆的秘密才跟夏幼真遊戲一場,林勁聲只問了問情況,當然從來沒去看過她。

范御中到威尼斯忙展覽的事了,因此除了藍蘋之外,似乎沒有什麼人願意到寂寞的加護病房。可是,杜凱之卻來了,令藍蘋有些驚訝。

「你不會是來看夏幼真的吧?」藍蘋直覺認定他們倆一定認識,因為夏幼真以前曾向她推薦杜凱之作採訪對象。

「她是我的病人,怎麼我不能來看看她?」杜凱之用和緩而冷靜的語氣說話,好像他才是加護病房的醫師。

「我沒別的意思,我知道也許你們認識,但不知道她是你的病人。」藍蘋把準備撥號的手機收進包包裡,因為在這段等待的時間裡的確有些寂寞。

「但她卻跟我提過妳,當然,只是閒聊。」杜凱之今天穿著深藍色襯衫,神情有些嚴肅,目光憂鬱。

「是嗎?雖然我們曾經是同事,但我跟她並不熟,也不了解她。」藍蘋想起杜凱之大概是夏幼真唯一跟她推薦過的醫師。

「如果有人了解她,她也就不會成為我的病人囉。」杜凱之靠近藍蘋坐下來,近距離地凝視她說話,眼神不帶任何希望。

藍蘋避開他的眼光,退後一步找了個位置坐下說:「的確,我們連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然後,她靜默地坐著。

「負責這裡的醫師是我大學時期的好朋友,聽說夏幼真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大腦裡頭的出血,雖然在上禮拜清除了部分,但可能使她喪失某些記憶,性格也會有些改變。」

「是嗎?成為另一個陌生人嗎?」藍蘋對夏幼真的進展一無所知,她曾試著跟夏幼真的母親聯絡,但沒聯絡上。到這樣的緊要關頭,夏幼真仍然保持了一貫的神秘。

「我不知道,也許這是件好事。對承載太多過去記憶的人來說,或許這是好事。」杜凱之的聲音低沈,轉眼間彷彿又成了值得信賴的心理醫師。

藍蘋沈默了。夏幼真並不是她第一個即將成為陌生人的朋友,六、七年前那一次,她所等待的對象,不但成了陌生人,還徹徹底底消失了。

他是李述銘,他們在一個告別式的場合遇上的,一位知名哲學系教授的葬禮。

這位哲學系教授是藍蘋一位大學同學的父親,大四那年她還常上同學家去,她有時跟同學的父親聊起美學,他總是與她分享一些他的看法,因此當她的同學告訴了她這個不幸的消息,藍蘋馬上調了假,準備出席告別式。

李述銘是這位教授的高材生。他大一念的是應用數學,大二降轉到物理系,之後休學重考又到了同一學校的哲學系,念到大三選擇去念神學院,後來總算還是畢了業,同年考取哲學研究所,也就成了這位教授的得意門生。

他是不折不扣的怪人,也因此當他出現在告別式的時候,令許多同輩和老師大感意外——他總是一個人來去,連參加告別式也一樣。

當所有團體都上香致意後,獨自前往的人就隨機排成兩列,藍蘋恰好跟李述銘排成一對走上前去。捻香的時候,藍蘋清清楚楚地聽到李述銘竟然說了一句話:「教授,我大概很快就要來陪你了。」

她嚇了一跳,偷偷望了他一眼,而李述銘臉上竟然掛著笑容。

走出靈堂,藍蘋好奇地跟在李述銘後頭,沒想到走不到幾步路,李述銘竟回過頭來對藍蘋說:「千萬別愛上我,小朋友。」藍蘋與他四目相接,但此刻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站在原地好一會兒。

「妳知道走出靈堂的時候是不能回頭的嗎?」

之後李述銘接著說:「而且別跟著別人走好嗎?小朋友。」

「我不知道……真對不起。」藍蘋繼續站在原地看著李述銘漸走漸遠,心裡嘀咕著:「真是個怪人!」

藍蘋還杵在原地沒一會兒,一部車在她身旁停下,是李述銘。他說可以送她一程,到她想去的地方。詭異的是,藍蘋感覺不能拒絕他,這出自於對他莫名的好奇。

藍蘋打量他的方式帶著客氣,她想他大概三十歲出頭吧。李述銘的長相不能說帥氣,但是有一種獨特的氣質,或許正是看起來既聰明又有些傲慢,所以在他和其他人或物之間,總有一段冷酷的距離。

「小朋友,妳要去哪裡?」

「我本來想去看場電影,現在卻不想去了。」

「為什麼?因為碰上我這個怪人?」

「別叫我小朋友,我已經二十四歲了。」

「看不出來耶,妳從十二歲之後就沒再長高過了吧。喂,妳可千萬別大聲嚷嚷喔,免得別人以為我在誘拐未成年少女。」

「……。」

「怎麼啦?小女孩生氣啦?」

「我想下車了。」

「不行,妳現在下車會有危險。不管妳相不相信,妳今天必須跟我在一起才安全。」

「跟你在一起才危險呢。」

「信不信由妳,總之妳今天別往人多的地方去,跟我在一起才安全。」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因為妳剛剛跟著我,又上了我的車,妳已經相信我了。接下來,妳還會繼續相信我。」李述銘眼睛專注地看著前方的路,聲音平穩。

「你一向這麼自負嗎?」

這時李述銘卻趁著紅燈的空檔,冷不防地轉過身來吻上藍蘋的唇。藍蘋還來不及反應,李述銘已經抓著方向盤若無其事地開著車前行了。

「我要下車。」藍蘋生氣地說。

「不行。我算出妳今天有劫難,妳得跟我在一起,直到日落。」

「什麼?……劫難?」

「我只能幫妳這麼一次,唯一的一次,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命運。」

「我看你是神棍吧。」

「所以囉,記住,小朋友,絕對別愛上一個神棍喔。」

李述銘從民權東路開車往淡水的方向而去,對藍蘋說:「我們一起去看落日吧。」

這一天對藍蘋來說既漫長又短暫,那是緩慢悠長的等待和神秘未知的期待交錯在一起的複雜感覺,命運在這漫長又短暫的時光中,以一種定數般的姿態前進。在美麗的落日餘暉中,幾乎沒有人會去猜想下一個來臨的會是什麼。

隔天,當藍蘋得知昨天本來想去的電影院發生火警,她心裡害怕極了,倒不是因為李述銘講的沒錯,而是他倆在淡水落日中交換了另一個漫長而短暫的吻,她恐怕真的愛上他了……

此時,杜凱之見藍蘋沈思不語,便問:「怎麼啦?藍小姐?妳看起來有不少心事。」

「沒什麼,想起六七年前突然消失了的一個朋友。」

「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嗎?」

「那是一段傷心的愛情故事,你不會想聽的……」藍蘋並不想被追問下去。

「說出來會好一點喔。」

藍蘋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說:「被時空無理地背叛,常常是人生當中必須面對的變數。」

是的,她當時愛上了李述銘,儘管只有短短一天的時間。在葬禮後幾天,藍蘋打了電話給李述銘,她約他出門喝咖啡,他卻跟她約了一家法式蔬食餐廳,在忠孝東路四段的一個小巷子裡頭。

「我今天遞了辭呈。」李述銘和緩地說,語氣跟描述他今天早上幾點起床沒啥兩樣。

「是嗎?」藍蘋只知道他在一個相當知名的高科技公司,所以她心想,離職當然是有更高薪的機會吧。

「我打算一個人去歐洲旅行。」他直接點好了菜,並沒有問藍蘋想吃什麼。

「會去多久呢?」

「至少兩三個月吧。」

「為什麼想去歐洲?」

「我想去荷蘭看看梵谷居住過的地方和他的畫,還想去羅馬萬神殿,再到德國飆車到時速兩百公里看看。想去的地方太多了,所以我不知道會待多久。」

「嗯,真好,真灑脫。」

「妳有沒有想過在生前一定要去的地方?」

「生前?沒有。但我想過要去古巴,聽說那裡有全世界最湛藍的海水和天空。」

「妳三十五歲之前一定去得成的,加油囉。」

「你總是能知道些什麼未知的事情,對嗎?」菜送上來,打斷了藍蘋的提問。

「這個蔬食捲很好吃喔,還有南瓜湯,生前一定要嚐嚐看。」

藍蘋現在回想起李述銘那時黑得發亮的頭髮、參差的鬍渣,和一雙什麼都知道且篤定的眼神,心裡一陣絞痛。

三個月後李述銘從歐洲回來,在搭上從機場到台北的巴士上出了嚴重車禍,剛下交流道的路段,超速駕駛的巴士撞上停在路邊的大卡車,坐在右邊最前座的乘客一死一重傷,重傷的是李述銘,嚴重的程度是他的身體有一半不見了,從頭到腳。

憑著行李箱中李述銘為藍蘋準備的小禮物和一封上頭註明地址的信,從國外特地趕回來的他的姊姊找到了藍蘋。那已經是李述銘住進醫院三個月之後的事了。

他的姊姊說,李述銘雖然撿回一條命,可是面貌已經全然改變,記憶也全數喪失了,而且,連她也不知道現在他上哪兒去了。「雖然如此,我相信他還是知道他在做什麼。大概一年前他跟我說他已經皈依的事,我嚇了一跳,從小到大他都是個驕傲得不得了的人,現在他消失了,或許只是不想成為我們的負擔吧。」

李述銘就這樣變成了一個陌生人,而且徹底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小禮物,從威尼斯買的一只面具,是個小丑的笑臉,信裡頭只有短短的一句:人生如夢……

杜凱之見藍蘋久久不語,看看錶催促她說:「嘿,加護病房開放時間到了。」

此時,藍蘋卻站起身來,往電梯口走去。

她忽然想請個假,去吃蔬食捲和南瓜湯,然後到淡水去看落日。如果可以的話,十一月的年假,她計畫一個人去古巴,看看據說擁有全世界最湛藍海水和天空的地方。

文:2003.08.21溫哥華
圖:2001.08.21舊金山北灘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2

迴響

回頭看自己寫的小說,
身旁熟悉的陌生人又多了好幾個,
覺得人還有這麼多煩惱做什麼?
不如想做什麼趕緊去做,
而且至少我去過古巴了,
那個真的擁有無比湛藍海水和天空的地方。

普莉西拉 發表於 September 22, 2005 04:23 PM

我们输给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

雪儿 發表於 September 21, 2005 07:1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