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躲藏的眼淚 | 回到主頁面 | 冰封一切有關愛情的記憶 »

2001-12- 4, 02:26 PM

06‧重逢的玩笑

6.jpg

早上八點半,藍蘋一個人來到台大醫院。她之前報社的同事夏幼真,因為車禍住進了加護病房。

報社消息傳得快,昨晚一位攝影記者拍回來的照片中,藍蘋看到馬路上散落一地的CD、摔得稀爛的隨身聽和粉紅色LV背包,她就知道出事的是夏幼真。

加護病房外滿是焦慮的病患家屬,藍蘋不曾想像過自己會置身於瀕臨希望重燃或破滅邊緣人群中,生死只在一線之間,她甚至覺得自己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夏幼真的父母。這時候,她竟然看見范御中出現在眼前。

「蘋果……妳是藍蘋?」范御中走到藍蘋面前,有些吃驚地睜大了雙眼。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藍蘋覺得有些暈眩。

蘋果是范御中給她取的綽號。她曾經不止一次地想像哪天會在什麼地方和范御中重逢,卻沒想從大一時,范御中和她的室友傅佳琳一起背叛她後,到現在闊別十多年,竟在加護病房前碰上了。

「我……來探病的,妳呢?」他的語氣稍微和緩了些,仍然帶著幾許驚訝。

「我也是。」藍蘋轉過身去,向加護病房瞧了一眼又轉回來。

「妳來探望的是……」聽得出來他這個問題有點說不出口。

「我之前的同事,她出了車禍,現在還昏迷不醒。」

「難道是夏幼真?」他略略激動了起來。

「你也是來看夏幼真的?」這次換成藍蘋感到驚訝了。

一時之間,兩個人沈默了好一陣子。

「有空嗎?去喝杯咖啡聊聊吧。」范御中向藍蘋提議。

「嗯……好吧!」很久沒見了,藍蘋很想知道他的事。

這十多年來,他們完完全全斷了線,唯一的聯繫是范御中畢業前送她的那幅她的畫像,她還把它掛在家裡;其他的,就只有在看見水果攤上各式各樣的蘋果時,她無法閃躲那種呼吸急促的感覺,那一段回憶太過鮮明,她沒有辦法忘記。

走出醫院後,藍蘋跟著范御中來到一家叫作t zero的義式咖啡店,現代主義風格的那種窗明几淨還不足以形容它室內設計的調性,裡頭的四面牆,主調是藍色的,接近極限藝術的味道。音樂很單純,是大提琴獨奏,聲音不大,像是從遠遠的地方傳過來。

蓄了短短的鬍渣、頭髮邊緣有稜有角的服務員端了開水過來,杯子的造型是非常簡潔的圓柱體,可是有說不出的美感。他穿著白襯衫、黑色工作圍裙,很像在倫敦街頭上會遇上的那一類年輕人。

「喲?大畫家,今天怎麼有空來?而且還這麼早。給你一杯卡布奇諾好嗎?」藍蘋見那位服務員並沒有拿menu,便直接跟范御中打招呼,看起來,范御中好像是常客。

「好吧,你的建議不會錯的。」范御中先回覆他之後,又對著藍蘋點點頭問:「妳也試試?」

「好啊!」藍蘋望著手上發亮的水杯爽快地說。

「嗯……這位美女一定跟你一樣有品味。」服務員挑了一下眉毛,一邊走回吧台一邊對范御中說。

他說的沒錯,藍蘋和范御中實在太像了,除了藍蘋的衣服尺寸較小之外,其他的部分,幾乎一模一樣,黑色薄外套、藍色襯衫,很簡單的那種造型,可是不尋常的藍色卻隱約透露出一點對顏色的執著。他們坐在這家現代主義風格的咖啡館,有著說不出的搭調。

「這裡是我一手設計的。」他握著水杯平靜地說,沒有多餘的驕傲。

「看得出來,和你的畫風很像。」藍蘋環顧四周說:「t zero是卡爾維諾的小說,你很喜歡他的作品吧,才把這裡設計得像他書中描述的味道。」

「妳也看過這本書?沒想到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卻曾經看過同一本書。」

「也許我們在同一個時空看同一本書呢,只是我們不知道彼此曾擦肩而過。」

范御中聽到藍蘋這麼說,心裡嚇了一跳。他知道藍蘋原先在那一家報社的。

有一天,他在藍蘋辦公室樓下轉角的咖啡店看見她的身影,他的眼光悄悄地跟在她身後,卻沒有上前去跟她打招呼,他怕見到她轉身離去,眼光還殘留著對他的恨意。也因為他曾在那家報社門口的咖啡店坐了好一陣子,他才認識了夏幼真,只是他並不知道夏幼真和藍蘋是相熟的同事。想起來好笑,如果不是藍蘋,他不會認識夏幼真;如果不是夏幼真,他不會在今天沒得迴避地遇上藍蘋。

「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居然在加護病房外頭遇見妳。」他搖搖頭。

「是啊!上天總是喜歡開這樣的玩笑。還好我們不是在加護病房裡頭遇見呢!」說完,她吐吐舌頭,范御中則瞪了她一眼。

其實她想,作記者這麼久,什麼生離死別的事都聽說過了,今天這樣重逢的方式,好像也沒什麼不可能。

「妳還記得好久以前我們去看教父第三集的時候,我們還為了海報上面destiny那個字鬧得有點不高興?妳說這樣太宿命論了,妳不喜歡,我還勸妳呢,有些事逃不過命運的。」

「是嗎?我不記得了,我現在只記得去看每一部艾爾帕西諾的電影。」她說。

其實她怎麼會不記得?她恨透了命運的捉弄,如果可能的話,她會盡最大的努力來改變命運,只可惜,她弄得自己精疲力竭,還是無法逃脫一再被背叛的宿命。

咖啡端上來了,奶泡上有個淡咖啡色的心型。藍蘋舉起杯子啜了一口,那顆心迅速地變形了。

「這些年來,妳……好嗎?」

「還好吧,雖然當記者賺不了什麼錢,但至少這是我想做的。」她不想讓他知道其實她過得並不快樂。

「除了工作呢?」

「乏善可陳。都不是什麼幸福的故事,你不會想知道的。」她輕輕嘆了一口氣。

「妳還恨我嗎?」他想起那年耶誕夜,傅佳琳尋死尋活地抱著他不肯放手,卻被藍蘋撞見,他突然低下頭來。

「嗯……曾經恨過,後來也知道上天原來是喜歡捉弄人的,更何況已經這麼久的事了。我連教父第三集的劇情都忘了,又怎麼會恨你?」其實她還保留了那片他送的電影原聲帶和海報,也不曾忘記那天他站在戲院門口等她的神情。

「那就好。」他終於喝了第一口咖啡,像是鬆了一口氣。

「對了,你是怎麼認識夏幼真的?」

「在咖啡店認識的,她走過來說是要作街頭採訪,就聊了起來。」

「喔?的確是,我也常常要在街上抓人來問的。」

「她那天居然問我有沒有背著女友和其他女人上床的經驗呢!我被她的問題嚇了一跳。」

「呵呵……你怎麼回答?」

「我說,連女友都沒有,哪來和其他女人上床的經驗啊?」

「是嗎?……我是說,你真的連女朋友都沒有?」

「現在沒有。後來,夏幼真跟我預約作我的女友。」

「所以你們是男女朋友?」

「不是,她只是常找我喝咖啡罷了。」其實他當時是想從夏幼真身上得知藍蘋的一些線索,但聊起天時情況完全是夏幼真搶著發問,他不太有機會問到她工作上的事。

「像你這樣條件好的男人,大概是標準太高才找不到對象吧!」

他沈默了一陣子,心想藍蘋會知道原因出在他無法忘掉她嗎?

「真巧,我前幾天才接到傅佳琳的e-mail。」藍蘋接著說。

「是嗎?」他知道傅佳琳前一陣子回台灣開畫展,但不願在此時提起。

「她說她當年愛的是我,不是你。她不過是要報復男人,同時想讓我離開你。」她又喝了一口咖啡。

「我知道。我和她同時愛上了一個人。」他望著藍蘋,眼光不再迴避。

「為什麼我要到現在才明白?」

「妳剛剛說上天總是喜歡開這樣的玩笑,不是嗎?」

是的,她恨透了這個玩笑,包括今天與范御中重逢的時間和方式。如果早幾年,或許他們還有機會重新開始;如果不是在加護病房遇上,而是他想盡辦法找到她,或許情況又會不一樣吧。她想,為什麼相愛的人只能期待重逢?又或者為什麼只是一再重逢,而不是在一起共度餘生?

「對不起,我該走了。」她看看手錶後站起來,咖啡杯在桌上微微地震盪著。

「我們會再碰面嗎?」臨走前他忍不住問。

「如果上天不再開我們玩笑的話,我想會的。」她說。

范御中望著藍蘋離去的背影,繼續沈浸在藍色的牆面和大提琴的樂音中。

他喜歡極限主義沒有空間的空間感,t zero是他為藍蘋設計的一個小宇宙。他那時候想,雖然上天總是愛開玩笑,但哪天當他們重逢時,有沒有可能,把不幸福的過去重新歸零呢?

註:《t zero》作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是出生於古巴的義大利作家。本書Part 2以Priscilla為名。


文:2001.12.01溫哥華
圖:2001.05.12溫哥華Robson Square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6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