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天使與魔鬼 | 回到主頁面 | 06‧重逢的玩笑 »

2001-12- 1, 02:36 PM

05‧躲藏的眼淚

5.jpg

中午時分,藍蘋的行動電話鈴聲大作。她原本不打算接,在傳真機旁磨磨蹭蹭了好一會兒,就是不急著走回辦公桌,後來又響了起來,其他同事都注意到了,她才接聽。

「喂?我是藍蘋。」她坐在辦公桌前,一邊整理傳真進來的文件,一邊以工作上那種短促而有些不帶感情的聲音回應著。

「是我,我現在到洛杉磯了。」電話那頭,是她老公方仲勤。

「嗯……什麼時候到的?」她看看手錶,快十二點半了。

「這裡大概晚上快九點吧。」他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錶。

「那就早點休息吧!飛機沒辦法好好睡吧?等明早你再撥電話回家,我現在不方便講電話。」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在電話中暗示她正在忙工作的事。

「OK,Bye!」他聽出來她的簡短回應是什麼意思,不過,他並不想追問下去,因為他想胡亞薇應該快到了,他想走到飯店大廳去等她。

方仲勤這次出差要跑兩個地方,先到東京一個禮拜,除了拜訪客戶之外,還蒐集一些研發商品的相關資料,再去洛杉磯也是近一周的時間,有個國際性的研討會和大展在洛杉磯會議中心舉行。

巧的是,他想起胡亞薇在他結婚前搬回去和移民美國的家人同住,她就在洛杉磯,所以出國之前,他就試著發了封e-mail給胡亞薇,還好,就這麼聯絡上她了。

剛剛抵達洛杉磯的飯店,他就立刻先撥了胡亞薇的行動電話:「妳可以現在過來嗎?我已經到了。」

「好,等我一下,我開車過去大概三十分鐘。」當然,她撒了個無傷大雅的小謊,因為她其實已經到了方仲勤下榻的飯店門口,而他是怎麼走進飯店、是怎麼走到大廳撥電話給她,胡亞薇都看在眼裡。她看見方仲勤是第一個撥電話給自己,還是有些高興的。

「路上小心喔!」這是他一直沒變過的對她的叮嚀。

「嗯……」過了一秒,她感覺心痛往全身迅速蔓延,事隔多年,她多麼希望他還可以一直對她說這句話。

方仲勤曾是她死去的姊姊胡亞薔的男友,也是她在資管系大一時的大四學長,她是因為方仲勤的關係,才填了志願來念一樣的學校和科系。

那時方仲勤常常在傍晚時去打籃球,而住學校宿舍的胡亞薇,從三樓窗口便看到了他在籃球場上的身影。

一天傍晚,突然下起大雨,本來在籃球場上的一群人哄然散去,卻留下方仲勤一個人還在那裡,胡亞薇撐了傘走到籃球場邊,沒想到她看見方仲勤正流著淚。那天是她姊姊的祭日。

那天晚上,他們一起去學校的餐廳吃飯。他說無法忘記那一天就在他對胡亞薔說「路上小心喔!」之後,她開心地笑得像盛開的向日葵,怎知半小時後接到胡亞薇的電話,說她過馬路時被車撞上,當場死亡。

他說話的語調很輕,但很平穩,當他說到「死亡」兩個字的時候,幾乎聽不出來他的悲傷。胡亞薇沒說話,只是聽著,在他送她回宿舍的杜鵑花小徑上,胡亞薇無法克制地抱住了他。

那天起,他們幾乎每天都一起吃晚飯。他很體貼,總是叮嚀她飯後吃水果或者幫她夾菜,胡亞薇心裡知道那是他對姊姊的補償作用,卻也覺得很幸福。她想一直一直聽他對她說「路上小心喔!」這句話,但方仲勤始終把她當作妹妹看,不過儘管如此,方仲勤畢業準備出國唸書之前,系上同學還認為他們是最被看好的一對。

胡亞薇漸漸像被寵壞了的小孩,她開始對方仲勤予取予求,雖然他仍然對她一樣照顧,但因為她知道方仲勤從來沒有忘掉過她姊姊,她便用折磨他的方式來平衡心裡的嫉妒。

她想起方仲勤和姊姊從小就很要好,他們是雙方父母眼中的絕配。高中時,方仲勤忙著聯考,都還常來家裡找姊姊。方仲勤會拉小提琴,姊姊彈著鋼琴幫他伴奏,當他們合奏的時候,協調的旋律不禁讓所有人感嘆:他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她以前常常嫉妒萬分,後來她拚命念書,想跟方仲勤念一樣的學校和科系,最終他心裡那個姊姊的位置,仍是她無法取代的。

就在方仲勤出國前一天,胡亞薇看他帶走姊姊的照片而不是她的,心裡充滿了恨意,傍晚了,她坐在籃球場上無力地流淚,一個心理系以前追過她男生走過來,為她掏出面紙來拭淚,胡亞薇求他帶她走,去哪裡都好。那天晚上,她躲進那個男生的公寓,痛快地喝酒,在模糊的歡暢之中,他們上床了。

胡亞薇明白她深愛著方仲勤,但她知道她永遠不過是個替身而覺得痛苦,當她躺在別人的懷裡時,她不知道自己墮落成什麼樣子了,一方面她想報復方仲勤從來沒有愛過她,一方面她覺得自己再也配不上方仲勤,於是她連送機也沒去,自此失去聯絡。

方仲勤學成回國時曾試圖回系上打聽胡亞薇的消息,直到他遇上長相酷似胡亞薔的藍蘋並準備結婚了,還寄了張喜帖到胡亞薇的老家,當然,她收到了,雖然沒有出席婚禮,但打了電話去道聲恭喜,也因此,她像是死了心地搬到美國與家人同住……

胡亞薇回想到此,忽然想起時間好像差不多了,該走進大廳與方仲勤會面了。

在大廳中的方仲勤,掛上給藍蘋的電話後,便坐在沙發上等著。他看著窗外,覺得天有點涼,但還是維持著夏末的溫度。

「都幾年了?……」他想,胡亞薇以前總是偏著頭聽他說話,聽得好專心,眼睛裡只有他的影子,不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他不能明白當年他出國前她為什麼避不見面?就算她有了新男友,他也會叮嚀他,要他好好愛護她的……

這時候,方仲勤見到胡亞薇踏進大廳,多年以後,他們終於又四目相接。

「吃過晚飯了嗎?」方仲勤說話的時候還是那樣輕柔沈穩。

「還沒,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餐。」她說。

九點半,雖然晚了些,但他們還來得及作為餐廳今天最後服務的客人。

這個飯店裡的加州餐廳有點80年代的懷舊,播放的曲子是Chris De Burgh的Say good-bye to it all。不知道為什麼,胡亞薇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之前常常想:思念到了盡頭是什麼呢?那個過程曾經是瘋狂地想念在一起的甜蜜時光,也曾經打起精神來為對方好好地活著,但是理論上是這樣,卻又在晚上流淚,那種回憶太痛苦了,後來她迫不得已選擇了徹底遺忘。說是遺忘,可是誰又躲得過那麼深刻的記憶?

「妳比以前瘦多了,是不是沒好好吃飯?」他心裡有一點心疼她蒼白的清瘦,卻半開玩笑地說。

「你卻沒什麼變呢,還打籃球嗎?」她想,他應該被老婆照顧得不錯。

一說完,兩個人都微笑起來。他們點了番茄海鮮義大利麵,以及加州白酒,很奇怪,他們在點菜的時候幾乎有志一同,以前在學校吃自助餐的時候也是這樣。而當他為她的麵包抹上奶油的時候,她忍不住要流淚了,她從眼前的白酒杯中看到自己變形的臉。

「怎麼啦?」方仲勤看見胡亞薇眼眶紅了。

「沒什麼,繼續吃飯好嗎,來,喝酒。」她舉起酒杯。之後,兩個人靜靜地吃完各自的義大利麵之後,走進方仲勤的房間。

這些年來,他其實心裡備受折磨,他無法忘記和胡亞薔的死別,之後,胡亞薇也突然離去,他幾乎不能相信有什麼不變的事物和感情。因此當他遇上藍蘋,一個獨立自主不需要掛念的女子,他覺得有一個這樣的伴侶共度餘生或許可以得到解脫,他幾乎不再有幸福會乍然離去的壓力,不再有那些需要救贖的回憶,那些像盛開向日葵的笑臉、眼中只有自己身影的深情眼眸,以及彼此的眼淚……

這些年來,胡亞薇曾經發了瘋地想念他。那一晚她衝動地離開他,是因為太需要慰藉了,怎知這竟成為更大的愧疚……

一個晚上,兩人幾乎徹夜未眠。

早上七點,他起身準備打電話回台灣的家,兩個緊挨著的身體不得不分開來。

她知道他們不會再見面了,他終究會回家,盡他作丈夫的責任,她也明白那一段過去早已注定他們不可能繼續相愛。

就在他到大廳打電話的同時,她走了。

一路上,胡亞薇開著車,腦海裡不停迴響著他對她說「路上小心喔!」這句話。洛杉磯刺眼的陽光照在寂寞的高速公路上,她不得不讓哭紅的雙眼躲藏在太陽眼鏡後面。

此刻,方仲勤回到房間,又經歷了一次胡亞薇的不告而別。他坐在床沿,望著她枕上留下的淚痕。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總要面對別人離去的痛苦,可是他卻知道胡亞薇自始至終都是愛他的,因為愈是愛著一個人,愈是不想讓對方看見自己流淚時的樣子,就像當年胡亞薇撐了傘到籃球場時,他馬上收起了眼淚一樣。


文:2001.09.05溫哥華
圖:2001.06.01洛杉磯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7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