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破裂的人偶 | 回到主頁面 | 04‧天使與魔鬼 »

2001-10- 4, 03:04 PM

03‧複雜的混合

3.jpg

夜半時分,藍蘋才回到家中,她還不忙著梳洗,倒在沙發上順手拿出採訪時帶回來的資料。

這幾天她睡得很少,忙著採訪和聽別人的故事,讓她打翻了自己記憶的抽屜櫃,那些曾經令她快要崩潰的事情,竟然清晰地像昨天剛發生的事一樣再次浮現。她覺得這樣的感覺很恐怖,像無法擺脫的惡夢,於是起身去弄了一些伏特加。

她打開電腦,連上網路,竟然收到一封署名為傅佳琳的e-mail。她倒抽一口氣,喝了一口手上的酒,還沒決定要不要打開這封郵件。

傅佳琳?多麼久遠的記憶了?不過,藍蘋大可以忘掉其他大學同學,卻絕不可能忘掉傅佳琳。看著窗外飄著細微而惱人的雨絲,天有點涼,但還是維持著夏末的溫度。「都十月了……」她想。

大一時,她們一起住進學校附近的修女院,還住同一個房間,成了彼此第一個認識的大學同學。她念大傳,傅佳琳則是美術,不過,傅佳琳因為重考的關係,年紀大了藍蘋三歲。

藍蘋很喜歡傅佳琳,或許是念美術的女孩都有著浪漫的氣息吧,只要傅佳琳在房間裡,一定聽得見音樂,那時候她常聽喬治溫斯頓的December;還有,只要傅佳琳在房裡,總有一股淡淡的松香味。她也羨慕傅佳琳邊喝烏梅酒邊畫畫的樣子,她拿著酒杯的小指彎起弧度很特別,感覺好有女人味。

剛開學那些天,藍蘋常常看著長髮飄逸的傅佳琳發呆,她覺得傅佳琳雖然年紀比她大些,卻讓人有一種想呵護她的感覺,她很纖細,也很安靜,笑起來只有嘴角微揚,沒有聲音。

有一次,藍蘋望著靜靜地看著調色盤的傅佳琳,竟對她說:「如果我是男生的話,我一定會愛上妳的。」傅佳琳對她眨著長長的睫毛,微笑著說:「傻瓜!」

開始上課後那幾天,兩個人還常常一塊兒走到學校去,直到每個系上各自熱熱鬧鬧地開始迎新,有時候學長姊邀了家聚,有時候和班上同學必須討論功課,她們才慢慢有了不同的時間表。

那年中秋落在十月初,她們之前說好了晚上要一起過,沒想到傅佳琳系上辦了中秋夜遊,藍蘋就跟著她去參加,就這樣,藍蘋認識了傅佳琳的學長范御中。說是學長,其實傅佳琳和范御中曾在同一個畫室學過畫,他們同年紀,之前已經認識兩年了。後來范御中常常到修女院找傅佳琳,其實是找了藉口接近藍蘋,他常託傅佳琳帶了一顆蘋果給藍蘋,後來,連大傳系都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大家見了藍蘋就都改叫她蘋果。

很快地,范御中到修女院就直接找藍蘋,不用從傅佳琳那兒拐了彎找她,他們成了一對公開的男女朋友,漸漸地,藍蘋和傅佳琳交集的時間少了。

十月底,一個飄著細微雨絲的下午,藍蘋正準備離開教室,助教卻叫她到辦公室一趟。一位不曾見過的美術系老師告訴她傅佳琳在修女院割腕的消息,但還好被修女及早發現,目前已無大礙,所以老師想從藍蘋這兒了解傅佳琳的心理狀況。

藍蘋覺得太驚訝了,她不曾見傅佳琳有什麼異狀,而傅佳琳一向安安靜靜的不太發出聲音呢。後來,老師希望藍蘋多留意傅佳琳的一舉一動,免得她又想不開。藍蘋答應了,也願意定期回報傅佳琳的狀況。

回到修女院,藍蘋看到傅佳琳手腕上纏了繃帶倒在床上,床下還有烏梅酒的空瓶,不禁心疼地流淚了:「妳怎麼這樣傻?有什麼心事可以找我商量的嘛!」

「對不起,看到妳和范御中那麼甜蜜,我說不出口。」傅佳琳一邊微笑一邊流淚地說:「他走了,他不願接我的電話,連我的信都被退回來了。」

「他是誰?」藍蘋坐在傅佳琳床沿,仔細看著她的臉。

「我的男朋友。他大我十歲,但我認識他時,他已經有未婚妻了,所以,充其量,我不過是個第三者。」傅佳琳的聲音有點虛弱。

「忘了他吧,這樣的男人有什麼好?」藍蘋有點憤憤不平。

「很多感情的事,現在跟妳說妳也不會明白,范御中是妳的初戀吧。」傅佳琳細細地說。

是的,藍蘋當時並不懂這複雜的習題,她正沈浸在小小而單純的戀愛裡,而傅佳琳已經開始嫉妒她和范御中了。一個被情人拋棄的女孩,看到其他情侶甜甜蜜蜜地在一起,她感覺心如刀割,但藍蘋卻對傅佳琳的痛苦渾然不覺。

「這段時間讓我多陪陪妳,這樣好嗎?」藍蘋真的很想多陪伴她。

「嗯,謝謝。」傅佳琳拭去眼淚。

「瞧妳眼睛都腫得不像話了,我削蘋果給妳吃喔,等等。」那是范御中給的蘋果。

後來,藍蘋要范御中多和傅佳琳聊聊,他們在同一個系上,她想這樣或許傅佳琳會開心一點。他們常常三個人在一起,大四的范御中課不多,只要準備畢業製作就成了,他有時會拖著其他男同學來插花,有時候藍蘋有其他事或有課時,范御中就和傅佳琳一起,這簡直變成了一種習慣,甚至,范御中和傅佳琳在一起的時間要比和藍蘋還多,但藍蘋不以為意。

耶誕節來臨了,各系都準備熱鬧度過。耶誕夜,學校照例有耶誕舞會,校內的校外的學生都想擠進禮堂,尤其是有男女朋友的更是不會錯過。這是藍蘋第一年在學校過耶誕節,她很期待,事前跟范御中約好系上活動結束後,十點整在大門口會合。沒想到,那天人山人海,藍蘋幾乎無法站在定點,她被推來擠去的,等了一個小時卻還不見范御中的蹤影。

她想范御中會不會有什麼事變卦了?會不會因為找不到人而在修女院等她?所以她急急地往回走,可是路上都是成群結隊的人潮,等她回到修女院已經十一點半了,眼看耶誕夜只剩下半個小時,范御中還是沒出現在她眼前。

「難道他還在系上?」她當下又決定到美術系館找他。

這時候,大部分的人都擠到禮堂去了,從修女院到美術系館的路上倒是有些冷清,只是路上還有些距離,藍蘋加快腳步走著,心裡感到有點委屈。遠遠的,她看到美術系館的大門已經關了,附近燈光微弱。

「是啊,現在還有誰會在教室裡呢?」藍蘋才剛覺得來這裡來找人的念頭有點傻,準備轉身就走,卻忽然看見不遠處的樹下有一對男女交纏在一起,要不是范御中的普魯士藍色外套和傅佳琳的酒紅色毛衣她實在熟悉得不得了,她絕不會將眼神停留在他們身上,但這一刻,她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倒退幾步,幾乎要跌倒了之後,聽見教堂傳來的鐘聲和歡呼聲。

范御中和傅佳琳發現藍蘋臉色蒼白地站在那裡,慌忙地推開彼此。這是多麼諷刺的時刻啊?三個人站著的位置形成了一個不等邊三角形,很快地,站在其中一角的藍蘋跑開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往禮堂的人群跑去,她拚命地擠進人群裡,隨著這些陌生人移動,臉上流下滾燙的淚。那一晚,她不敢回修女院,清晨人群散去之前,她搭上往淡水的車,去找她在那兒念書的高中死黨。

她幾乎有一個禮拜沒去上課,還好託了同學打電話到系上和修女院請假,元旦假期前,她趁著傅佳琳去上課時,把東西都搬到淡水去了。她看到桌上留著蘋果,床上留了傅佳琳的信,但她沒帶走這兩樣東西。

期間,范御中和傅佳琳都來系上找過他,但她避不見面,或者掉頭就走,她一點都不想再看到這一對「好朋友」。

她後來開始找很多事情做,去兼家教、去打工、搞社團,然後把自己弄得很累很累,她成天跟自己系上的學長姊窩在一塊兒,跟他們記者圈的人去pub、去disco,也開始嘗試喝酒。她覺得在范御中和傅佳琳面前,自己是多麼幼稚,簡直單純地可笑,這麼久以來,她竟然沒發現他們走在一起多麼協調,所以她想變壞,變得更像大人一點。

夏天來臨前,聽說傅佳琳休學了,而范御中順利地畢業了。他畢業前送來一幅油畫給藍蘋,那是他在畢業展中得獎的作品,畫中是藍蘋,笑著的藍蘋,還是大家剛開始管她叫蘋果時的藍蘋,背景是藍色的漸層,明亮卻有些深沈的憂鬱。藍蘋看到畫中的自己,感覺很陌生,她幾乎不認得自己一年前的樣子了。她想,如果時光能從頭來過,她多希望停留在剛剛認識傅佳琳和范御中的那個微涼的十月……

此時藍蘋眼睛回到電腦螢幕上,她喝掉了手上的伏特加,卻突然想喝烏梅酒。她想起以前傅佳琳喝著烏梅酒,聽著喬治溫斯頓December午後的修女院,想起她的松香味。藍蘋後來知道烏梅酒便宜,酒精濃度又高,所以傅佳琳喝這麼多該是有許多心事的,只是她當時並不知道。

她喝了一口烏梅酒,覺得實在太甜了,所以又加了一些伏特加,再喝一口,覺得味道還不錯。她一直喜歡夠純粹的伏特加,沒想到酒混著喝也有另一種味道,那是一種模糊的味道,沒有伏特加或烏梅酒的特性,口感複雜。她想,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就像范御中畫裡的藍色漸層,很美,卻沒有界線,那是一種複雜的混合,傅佳琳或許就是使她的記憶開始產生複雜混合的酵素。

然後,帶著幾分醉意,藍蘋終於打開了傅佳琳的郵件:


蘋果:

很早以前,我就在報上看到過妳的名字,但是我一直沒有勇氣與妳聯絡。

我知道妳是不會原諒我的,可是,多少年來,我忘不了妳對我的好,那使我痛苦萬分。

我很真誠地想向妳說聲謝謝和對不起,這並不是因為我想從道歉中得到救贖,而我真的不配作妳的朋友,只是我想告訴妳心中真正的想法。

其實我一點都不愛范御中,我愛的是妳。當時我還不清楚自己的感覺,但是當我覺得范御中就快要把妳給搶走了,我嫉妒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當時我想,破壞你們的感情,也許妳會回到我身邊。

這些年來,我很想妳,也終於知道自己原來是喜歡妳的。我和范御中從那時候就再也沒有聯絡了。我對不起妳,也同樣對不起他,我竟利用他的同情心達到拆散你們的目的。

如果真有什麼方法可以補償妳,就算叫我去死我都願意。

我現在住舊金山,還是在創作,在這裡,我覺得自由。前一陣子回台灣辦畫展時,聽系上老師說妳已經結婚了,在此給妳我最衷心的祝福。

佳琳


看完郵件,藍蘋陷入了悠遠的記憶裡,她開始想念自己被叫作蘋果的那一段日子,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文:2001.10.01於溫哥華
圖:2002.09.24花蓮怡園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29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