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頁面 | 02‧破裂的人偶 »

2001-09- 5, 03:20 PM

01‧愛情賓館

1.jpg

凌晨時分,藍蘋的行動電話鈴聲大作。她不忙著接起來,誰撥的電話,她心裡有數。

「喂……?」她坐在床沿,也不忙著收拾剛回國的行李,卻一邊假裝以床上起身的慵懶聲音回應著。

「是我。」電話那頭,聲音低沈,沒錯,是呂維昕。

「嗯……幾點啦?」她看看手錶,一點半了。

「幾點的飛機到的?」他沒有回覆關於現在幾點的無聊問題。

「十一點吧。」她有些惱火,不打算解釋太多。她想,就算告訴他班機時間,他也不會來接機的。

「睡了嗎?」他聽出來她的簡短回應是什麼意思。

「剛睡著。」當然,她撒了個無傷大雅的小謊,原因只是不想讓他感覺她今晚需要他。

「出來吧!我想見妳。」很直截了當,透過低沈的嗓音,本來命令似的句子變成一種誘惑。

「太晚了。」她假裝堅定而委婉地推託著。

「搭計程車吧,二十分鐘後在永康街口碰面。」聽起來似乎沒得商量。

「嗯……」過了一秒,她發現自己竟然猶豫了。

「就這樣,待會兒見。」他沒等她確定的答案就掛了電話。

她有些挫敗地坐在床沿,看了看鏡子裡頭已經累壞了的一張臉,心想:「難道自己就連一點說不的本事都沒有?」雖然是這樣想著,藍蘋還是換了衣服準備去赴約。

出了公寓大樓,她請管理員幫忙叫了部計程車。凌晨時分,就算管理員早已習慣她這時候出門,不免寒暄了一句:「又得去報社加班啊?做你們記者這行還真辛苦呢!不是才剛回國嗎?」

「是啊。」她沒多說話。

倒是管理員又補了一句:「路上小心喔!」

她突然有些心酸。多少年來,她很希望她愛著的男人可以有機會對她這麼說。然而,她後來嫁了一個她不愛的男人,卻總是在她出門時叮嚀著「路上小心喔!」其實是一種不幸福中的幸福。

「謝謝!辛苦了。」她見計程車來了,丟下一句話就往車上鑽進去。司機雖然透過後照鏡打量著她,卻也沒多說話。

藍蘋看著窗外飄著細微而惱人的雨絲,天有點涼,但還是維持著夏末的溫度。「都十月了……」她想。

和呂維昕發展成這樣的關係,不過才一個月的事,但他們曾經同事半年,也算是滿談得來的朋友,所以真要變成比異性朋友還好那麼一點點的話,其實是很容易的,要不是藍蘋已婚,而呂維昕又已經有一個交往多年的女朋友的話,說不定,他們很快就會成為人人稱羨的一對。

是呂維昕先離開那家報社的,幾乎就在同時,藍蘋也離開了。兩個人一前一後地離開,很有默契地約好了慶祝一下。

這樣的默契其實是個藉口吧!他們都各自有些心事才是主因。是他先約她出來的,而她也正打算想找個人聊聊,就這樣,他約她到永康街一家小咖啡店,入夜之後會在桌上點著小蠟燭的那種。

凌晨,計程車難得飛快地在高架橋上奔馳著。

她想,那次碰面跟今天的狀況幾乎完全一樣,不禁偏著頭噘起嘴巴,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她覺得自己再怎麼鐵了心腸為自己打算,就是不能放下他不管。

那一次,他在電話那頭說:「我快要崩潰了,妳可不可以馬上過來?」當然,她沒聽過他這樣近似哀求的語氣,所以管不了自己連續趕稿兩個晚上的疲累,也顧不得已經和老公約好一起吃晚餐,二話不說地只問了咖啡店地址就馬上趕了過去。

他說他的女友背叛了他,而她的對象居然是個女的。

「她被拐走了。」他忿忿地說:「如果拐走她的是個男的,帥一點、有錢一點,至少比我好一點也就算了,為什麼她選擇了女人?」

小咖啡店裡播放的是很濫情的那種西洋情歌精選輯,正巧這時候很諷刺地聽到那首The End of the World。不知道為什麼,藍蘋說不出一句話來。其實她有過那種感覺,當女人被男人一再背叛之後,絕望到了極點,很有可能隨便找個溫柔且還算安全的懷抱藏匿的。

「她一定看到了我背上的抓痕,她要報復另一個女人在我身上留下印記,可是她不需要勉強自己跟女人在一起吧。」他說。

她靜靜地聽他說話,直到桌上的咖啡都涼了,蠟燭也燒盡了,小咖啡店要關了。

可是他今晚多麼像個沈船的旅客,極度需要一個可以抓著不放的浮木,要是她就這麼走了,和他被拐走的女友有什麼不同?因此,她打算冒了徹夜不回家的風險陪他。

她打了電話向老公報備說要在報社趕稿後,他們一前一後地走進附近新生南路的賓館。他抱著她,像抓著浮木一樣地抱著她,她撫摸他的臉和頭髮,牽著他的手,一個晚上,他們僅僅維持著這樣一種比異性朋友還好上那麼一點的關係……

「小姐,在路口停車嗎?」司機打斷了她的思緒。

「嗯,對,就這裡。」她下了車,走進細微而惱人的雨絲中。在昏黃的街燈下,她看見了呂維昕的身影。

「對不起,這麼晚了要妳趕過來。」他顯然等了好一會兒,因為他頭髮上的雨絲已經凝結成水珠,有些甚至沿著額頭邊緣流下來,像淚痕一樣地掛著。

「走吧!別站在這兒說話。」她的意思當然是指轉往那家愛情賓館。

突然間,好像情況又反過來,變成她主動先走進那家賓館。

一進了門,他抱著她,像抓著浮木一樣地奮力地抱著她,然後用力吸吮她的唇,把她壓在床上動彈不得。他們第一次激烈地深入彼此的身體,而且還想要得更多。他們對於彼此愈來愈貪心了。

不過是五天沒見面,他幾乎是發了瘋地想念她。是他太需要慰藉了嗎?還是,他知道她的不能抗拒使他更加戀眷抱著她的那種充實的感覺?

而她也疑惑著自己對他的感情,是她太需要找到一個可以投注她的愛的對象,還是她根本就在找尋一種方式來補償自己曾經被背叛的傷痛?

這樣沈淪的關係很危險,可是他們沒有理由放棄此刻擁有彼此的快樂。她知道他總有一天會離開,他也明白她不可能一直留下來,就像愛情賓館的夜晚總令人銷魂,相形之下,清晨卻格外散發一種好夢將盡的哀愁一樣。

清晨五點半,兩個緊挨著的身體不得不分開來。

「怎麼辦呢?」她喃喃地說,翻過身去。

他聽見了,把她的身子拉回來,同時心裡也疑惑著不知道該怎麼辦,那種對於情人的黏膩與嫉妒,已經在兩人之間發酵,他甚至想把她據為己有,她卻不希望再度面對哪一天換他轉過身去,甚至不告而別,像以前背叛她的男人一樣。

「我得回去了。」她想到出差到國外的老公說不定會在白天打電話回家,心裡有點焦急。雖然她為了有個人可以對她說「路上小心喔!」這種簡單的理由就結婚了,但是家畢竟跟愛情賓館不同,沒有白床單和消毒水的氣味,也不需要面對清晨分手時的清醒和惆悵。

「別打電話給我了。」她想先下手為強,另外一方面,她還是希望他會打電話來,如果事先這樣對他說,而他卻打來了,那便是一種驚喜。

他沒有說話。

他們最終還是一前一後地在清晨的薄霧還沒散之前離開了那個愛情賓館。

藍蘋在回家的計程車上想著,一前一後,那或許正是她與呂維昕會成為秘密戀人的一種奇怪的節奏,又或者,那種時間差也是一種幸福的錯過?

只不過,她想,不管兩個人能一前一後地走多遠,他自始至終都不可能對她說「路上小心喔!」這句話就是了。

文:2001.09.04於溫哥華
圖:2002.04.07於西雅圖

priscilla 發表 | [不幸福背叛物語]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231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