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主頁面 | 留在嘆息橋上的情人的嘆息 »

2000-08- 6, 06:12 PM

東京情愛自動販賣機

這次是我一個人到了東京。因為和愛人吵架了,這一趟還帶點兒負氣出走的味道。

我在飛往東京途中暗暗發誓絕不打電話回台北,更盤算著如何作個徹底使壞的「東京寶貝」,以往多半有愛人相隨的我根本忘了現在是一個人,行程也沒打點好,就漂流去了。我說服自己這沒什麼,和愛人同遊固然浪漫,但一個人出走更有無限的可能,比方說碰到其他也是一個人的旅客。

當晚卸了行李後,我在熱鬧的新宿歌舞伎町一番街順著人潮熙來攘往。這是金城武的《不夜城》,路上盡是打扮得「很萬聖節」的辣妹,臉像烤焦麵包上塗了美乃滋,踩著厚底恨天高走來走去;還有拖著長外套露出內衣的男孩,削瘦凹陷的臉上頂著爆炸頭,三五成群叼根煙佇立街頭。

鑽進一家便利商店之前,一位看起來像一般上班族的男人向我說了幾句聽不懂的日語,我只用簡單的英語就把他嚇走了。後來在走進飯店前又接二連三不斷有人搭訕,從很雅痞的西裝頭到看起來像有緋聞的政治家歐吉桑都有,但並沒有像田村正和那樣優雅的,所以兩三句話就將他們打發了。

隔天走出《東京愛情故事》場景中的表參道地鐵出口,眼前下著小雨的林蔭大道散發醉人的浪漫魅力,小巧而精緻的咖啡店、窗明澄淨的店家,交織成適合與戀人並肩散步的氣息。Kiddy Land正為了萬聖節裝點成可愛又古怪的小小奇幻樂園,我在這裡碰上一位帶著淡淡酒味的日本男子,他用簡單的英語恭維了我一句:You are beautiful,這使我心情很好,不再為了莉香而感傷。

為了夏目漱石的三四郎湖,我走了一趟東京大學。越過醫科附屬病院旁的運動場邊,坐在小山丘上看東大學生踢足球。陽光照耀在年輕被汗沁透的運動服上,活力四射。轉往三四郎湖,幾位身穿白袍的醫科生在這裡對著蕭瑟的湖面安靜地閱讀,沈浸在這被綠意圈圍住的心形池畔。一位男學生抬頭看看我,給我一個耐人尋味的微笑。

都十月底了,東京的銀杏還是一片綠意,我從幽靜的散步中再回到澀谷帶著異國風的公園通。琳瑯滿目的生活精品店直叫人久久不肯離去,望著已經佔領整個櫥窗的聖誕節商品,想起一幕幕夢幻日劇場景。此時一位外國旅客以簡單的日語向我問候,他來自法國,一個人,和我聊了幾句,然後離去。

當夜色再度襲來,我避開人潮,到飯店25樓小飲一杯。遠眺東京都燈火燦爛的夜景,彷彿一張巨大的邂逅網把男男女女纏繞在其中。鄰座正明目張膽地上演著桃色交易,有錢的老頭加上漂亮世故的OL組合在我左側,中年粉臉加上放蕩幼齒美眉的組合在我右側,我靜靜喝著「藍月」,觀察在我座位上曾經發生的故事。

充實的一天東京行程後,回到飯店的小房間。冰箱裡什麼都沒有,茶几上留了一張小紙牌,意思是:自動販賣機在電梯口,請自行選擇購買添入。

其實我愛死了日本各式各樣的自動販賣機,各種吃的用的日常必需品一應俱全,因為方便,在台北不太有胃口的我,在東京居然可以一天吃五餐,連自動販賣機的各式飲料和零食都不錯過。這樣的方便性延伸到男女關係,例如拿了鑰匙就逕自進入賓館一夜歡情的設計,豈不就像站在自動販賣機前面作選擇一樣?

一個人嗎?也想使壞嗎?東京情愛行程的決定權就在你手中。想要村上春樹還是渡邊淳一的小說場景?你期待長假還是甜蜜季節的日劇場景?投幣,然後按下你的選擇吧!但,一次只能選一種,可別消化不良了。因為一天吃五餐的我在想,雖然東京的空氣很自由、氣氛很浪蕩,明天還是打個電話回台北吧!

priscilla 發表 | [外遇遊園地]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kbk.cgi/4597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