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極樂13 | 回到主頁面

2006-06-24, 10:11 AM

飛往幸福的最後班機

十二月底,巴黎不算太冷,不過,夜來得早,濃霧襲人。機場裡滿是焦慮的旅客,萬一天候不佳,最後一班飛機取消,行程就要耽擱;不過,倒也不是所有人都煩躁不安,至少還有依依不捨的戀人們,各有心事地各據一方……

機場,離別與重逢交錯、悲傷與歡喜交集之地。關於這個奇妙的地方,有太多太多偶然與巧合、相聚又錯過的故事。有人出境、有人入境;有人來接機、有人送機;有剛結束旅行的,也有剛開始一段嶄新歷程的。

多年前,戀人飛往紐約念書,我仍得留在台北,當時沒有勇氣去機場送別,就怕自己無法克制奪眶的眼淚,所以只在車上望著向我揮手的他直到視線模糊,現在想起來,心裡還湧上一陣酸楚,因為戀人這一去,再也沒回來我身邊。

不記得已經是多久以前,闊別多年的戀人因出差來到台北,只有傍晚停留機場。我在那個淒風苦雨的傍晚接到電話,說什麼都想趕上這一點點時間見他一面,心裡卻掙扎著不願面對再次送別的依依。他為我等最後一班飛機,我竟希望雨下得再大些,取消或延後都可以,然而,時間一到,還是望著他走向登機門。

可能是早年這些送別的陰影揮之不去,現在總喜歡兩個人去旅行,一個人出國也非要賴著愛人送機接機不可,而且,免疫了似的,感覺幸福的時候多。

十一月初自東京返回台灣時,在羽田機場足足多等了近十小時,因為颱風的關係,不得不等候天氣轉好,再加上前一晚的新航事件,說什麼,這班飛機的乘客心情都不會太愉快。許多人電話打了又打,好確定台灣那頭家人的安危,卻也有送機的人猶牽著將離去的戀人的手不肯放。

我想,沒有人會捨得自愛人的身邊離去吧,如果真的非走不可,那麼,不管再怎麼晚,還是糾糾纏纏、拖拖拉拉搭最後一班飛機,因為對戀人來說,多一分鐘相聚的時光都值得等。當然,有人在這頭接機的愛人,和在那頭送機的是不同人,這種「接送機情人」的案例也是有的,更不用提和外遇的對象上了飛機才儼然巧遇的了,但不管劇情如何發展,搭上最後一班飛機的旅客總是比別人幸福。

好不容易,這班東京飛台北的飛機終於心驚膽跳地起飛了,返抵國門已是凌晨三點多,走出機場大廳,我看見徹夜未眠的愛人等在那裡。原來,不管是曾經守候著愛人或是這樣被守候著,真是一件幸福得不得了的事啊!雖然我知道再長久的旅程最終還是會結束。

此刻,巴黎的濃霧襲人,我想起渡邊淳一《往巴黎的最後班機》中,女主角在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猶豫著該不該去巴黎見以前的愛人,最一班飛機因大霧取消,留下仍然掙扎不已的迷惘;相反地,林真理子《只要趕上末班機》的女主角,卻選擇見面後趕赴最後一班飛機離去,拒絕愛人的邀約。同樣是與舊情人的外遇情節,有沒有搭上最後一班飛機卻是兩種結局。

就要離開了。這趟〈外遇遊園地〉之旅幾乎長達一年的時間。旅行之於我,就好像生活中的外遇,或者自生命中私奔出走一樣,載滿了意料之外的感人風景。這個專欄,雖然依依不捨,還是希望在我搭最後一班飛機離去前結束;正如我現在要暫時離開愛人的懷抱,前往下一段旅程一樣。

下一次,我們會在哪個機場重逢或擦身而過呢?期待下一趟末班機的飛行,我仍是最幸福的旅人。


註:原文發表於2000年12月「明日報」專欄「外遇遊園地」。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628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