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剩下單程機票的身分 | 回到主頁面 | 你還記得那一首哀歌嗎? »

2002-06-10, 03:06 PM

心愛妹妹的眼睛

她哭了。

先是鼻頭轉為和她因為過敏而呈現兩團粉紅的臉頰一樣的顏色,眼珠子骨碌碌一轉,豆大的淚珠迅速滴落在她的水藍色裙子上,水印子變成深藍色作點狀擴散。

我心慌了。除了為她遞上一張面紙之外,我只能沈默。

「謝謝。」她慢慢接過面紙,低聲地說。

之後她除了微微地一次聳肩,並沒有拭淚。咖啡店裡兩、三首爵士樂曲過去了,她才止住淚水抬頭看看我,我見她臉上淚痕已經不見了,睫毛上卻還有些霧氣,然後見她低頭將面紙摺整齊了,輕輕蓋住了眼睛。

這妹妹有一雙杏兒眼,前端渾圓、尾巴尖尖,眨眼時像兩隻對看的蝌蚪輕快地在水裡游著。

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是這一雙眼睛最引起我的注意,她用二十歲出頭那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眼神來看這個世界,有時閃動天真爛漫,有時流露懵懂好奇,偶而還有驕傲神氣,我見她神采奕奕也沾染了一些年輕的氣息。

妹妹常常正氣凜然地對我說:「妳應該早點睡。」、「妳要多吃一點有營養的東西。」、「妳不可以再穿一身黑衣服,像個道姑似的。」、「妳怎麼眼睛腫腫的?是不是哭了?不要再想他了,他不值得,想我吧。」我被她當作小孩子看,真是又好氣又好笑。

妹妹總是慈悲滿懷。和她走在路上,看見人行道上有一隻蹣跚爬行的蚯蚓,已經被太陽烤出五分熟了,妹妹迅速掏出面紙,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捏起這可憐的小東西,再把牠放進路旁鮮綠肥嫩的草地上。單憑這一點,我想妹妹上輩子是天使,下輩子絕對是仙女。

妹妹本來是不喝咖啡的,但因為我天天往咖啡店報到的積習難改,所以一陣子後,她不但來接送我一起去泡咖啡館,每次想試的花式咖啡更多了,不再喝我給她推薦的、最適合小朋友的焦糖瑪琪朵,反而是摩卡法布奇諾、香草臻果拿鐵每次換一種,後來選來選去拿不定主意還搶著付帳,兩杯卡布奇諾也刷學生信用卡,所以只要在她後面一定大排長龍。

妹妹最常打電話問我最近過得好不好,我通常回覆朋友這樣的關心都只一個標準答案:「還好。」但妹妹總會回我一句:「妳說還好就是不好。」嗯,有些心事是瞞不過她的。

她開我玩笑時,常會「哼!」的一聲邊瞪我白眼邊嘟起嘴唇,反倒讓我哈哈大笑起來;但最近一次我發現,當我流露悲傷的時候,妹妹的杏兒眼也暗沈下來,變成了橫躺著的一對逗號。她跟我說那個和她談戀愛的男孩走了,走時沒有留下任何聯絡的方式,這和當年我所受的對待如出一轍。

她漸漸地背負了我故事中太多的負面情緒,我挑起了她的敏感多情,更使我害怕她會過早失去青春,那是我最不願意見到的,她應該快快樂樂的,那雙眼睛要繼續閃耀著天真爛漫才行啊。

我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下去,不能將自己所經歷的過去給妹妹作樣板,她要去嘗試許多許多光明面的東西,像她那樣一個菩薩,儘管世俗眼光要說她膚淺而正派,但肯定是不至於要像我一樣糟糕到咖啡上癮、不再勇敢執著於所愛、幾乎要放棄繼續人生的努力。我告訴她我們不能這樣下去,她不能學我逃避現世、流浪人生,她還有她爸媽所認為的光明的前景哪。

於是,她哭了,我心慌了。

經過了多少次徹底的絕望、椎心的苦痛、失心的哭泣,我已不再是別人的「心愛的妹妹」,更不敢再端詳鏡子裡自己的眼睛。現在,除了為她和自己遞上一張面紙之外,我該如何告訴她,當年我也有一雙和她一模一樣的眼睛?


後記:妹妹啊,點播這首很久以前張洪量的「心愛妹妹的眼睛」給妳吧,那是以前有人對我唱過的歌,希望妳以後還是能用微笑眼睛望著星星。


一直以為妳 青澀的年齡 只會用微笑眼睛望著星星
妳將我搖醒 用妳的淚滴 是我第一次看到妳在哭泣
喔~妹妹妹妹妳的眼睛 原來也會流淚也會傷心
不曉得有多少個夜晚 妳偷偷的將淚擦去
喔~妹妹妹妹妳的眼睛 請妳不要流淚不要傷心
所有付出真情的痛苦 將會被成長的喜悅代替
彎彎睫毛裡 無邪的眼睛 不知道藏有多少成熟的秘密
從來沒想起 孩子氣的妳 早就觸動了心中的真情
喔~妹妹妹妹妳的眼睛 原來也會流淚也會傷心
不曉得有多少個夜晚 妳偷偷的將淚擦去
喔~妹妹妹妹妳的眼睛 請妳不要流淚不要傷心
所有付出真情的痛苦 將會被成長的喜悅代替
我會在這裡永遠陪妳等待新的生命來臨

priscilla 發表 | [心情點唱機]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4719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