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半彎 | 回到主頁面 | 懺悔 »

2005-11-16, 02:20 PM

偶然與巧合

NY10-s.JPG

之一

這輩子第一次一個人去看電影,是在與愛人分手前的那幾天。

我忘了是不是因為徹夜未眠的關係,還是擔心夜場唯恐夾雜在對對情侶之間,總之,趁著休假,一個冷清的早晨,我走向西門汀最寂寞的時段。想去看的,是好幾次想跟他一起去看的《偶然與巧合》。

在那天之前,我沒心情去看電影,還好,這部片因為口碑的關係而重播了不下十次,直到我發現報紙電影廣告說這是「保證最後一場」,我才驚覺等著他陪我去看這部電影的時間已經拖了那麼久了。

沒想到第一次一個人去看電影還真的是一個人。西門鬧區中的老舊電影院裡,偌大的空間卻只有我這麼一個觀眾,相形之下更顯冷清。我看著剛由一位老伯手上撕下的舊票根,心想台灣還真有人情味,這二輪戲院沒有因此取消放映,而且擺明了虧錢還肯播這麼精緻的法國片。

克勞德‧雷路許(Claude Lelouch)是我長久以來最心儀的導演。我曾不斷地跟愛人提起這件事,那部他所導演的《戰火浮生錄》(Uns et les autres, Les)曾經在我還懵懂無知的國一,被那位理想抱負高過學生素質的音樂老師拖進戲院去觀賞,卻成了一輩子難忘的片段——這電影太偉大了,雖然看不太懂,但那音樂〈波麗露〉(Bolero)是那樣傳遞了這個故事裡,俄、德、法、美的三代音樂家和舞蹈家生命的流轉。

《戰火浮生錄》是克勞德‧雷路許1981年的作品,事隔十多年,《偶然與巧合》在1998年上映。如果說有那麼一位導演的作品能讓你一直期待下去,從青澀歲月到了不能拿懵懂無知作藉口的而立之年,這段時空也就有了某種可用以紀念的重要性。《戰火浮生錄》我前後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原因也在於每再看一次就會更深入了解一層那含意。

那天,冷清的電影院裡,《偶然與巧合》一開場便是一個震撼:「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

之二

hasard.jpg

兩位舞蹈演員在威尼斯拍片時擦出愛情火花,在橋上的一幕吻戲,讓女主角米莉安確定那不是演戲,後來他們結婚,懷孕期間,先生卻有了另一個女人,因此兩人離異。

米莉安在幾年後到威尼斯舊地重遊,為的是帶孩子到那個與前夫曾經留下回憶的地方,卻在這裡邂逅了到此偽造畫作的藝術仲介商皮耶,他風趣、幽默,把米莉安母子畫進偽造蘇汀的畫作裡,兩人在威尼斯相遇後譜出戀曲。

就在兩人正展開幸福的度假旅行之際,皮耶和小孩卻雙雙掉落所駕駛的帆船,米莉安頓失親人,隨後展開一個人的流浪之旅,帶著錄影機,去拍原本三人要一塊兒去的那些地方……

我和愛人也曾一同去過威尼斯,在嘆息橋上漫步、在聖馬可大教堂前喝咖啡,那裡藏有某種浪蕩味,如果是我一個人去,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威尼斯終究也成了我和愛人記憶裡的某個偶然或巧合。多年之後,我想我一定會再去威尼斯吧,也許一個人去,但當時我還未深刻體會出「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這句話的意義。

之三

兩年前,我隻身到了溫哥華。一個人生活的確不是太容易,尤其是你曾經被捧在掌心中,快樂得無法想像幸福怎會在一瞬間離你這麼遠?

那些你一如往常反覆思索關於人生的樂趣從何而來的問題,卻要在起起落落之後才會徹底明白原來沒別的,就是當下那一刻偶然或巧合而已。

在《偶然與巧合》中,皮耶對米莉安說人生有四大樂趣。一、吃喝;二、睡覺,失去意識,是生活中最愜意的事;三是遊戲,一切偶然與巧合的遊戲;四是遊戲中的遊戲,偶然中的偶然、巧合中的巧合。

皮耶的看法與後來因為輾轉得到米莉安被偷走了錄影機,因此一路找尋米莉安的一位「展望學」教授不同:人生是可以透過計算風險而規畫出未來,他強調人應該及早替未來的「注定」做準備。不過,米莉安的故事對他的衝擊,使他發現人生其實是無法「展望」的。

皮耶在劇中是一個完美的情人。克勞德‧雷路許透過這個角色傳遞了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人生中的偶然或巧合。當米莉安問皮耶說他的畫廊中真假畫作的比例是多少,皮耶回答:「跟其他地方一樣。就像男女關係,是複雜的混合。」

劇情中,一幅蘇汀的真跡,以200萬賣出;皮耶偽造的那一幅卻以400萬賣出。皮耶卻強調:「得到美麗的贗品比平庸的真跡更快樂。」的確,生活中沒有謊言實在太無趣了,「真實」只適合美麗而富有的那些人,其他大部分的人需要有夢想和謊言來支撐。

幸福快樂的人不見得是美麗而富有的那些人,反倒是那些在謊言中自得其樂的人,而且,平常心叫他們不再去擔心未來。「越大的不幸越值得去經歷」講的就是經歷過後的解脫,你若去問那些經歷過最大不幸的人怕不怕死亡,答案多半是不怕的,甚至他們會更盡興活在當下。

關於死亡,皮耶這麼說:「死亡是人類的摯友,人生最大的謊言。」是的,死亡本來就是偶然與巧合的遊戲,唯獨例外的是「自殺是作弊」。


備註:舊文新貼

priscilla 發表 | [檸檬札記]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6218

迴響

chinchun:
好像說我下個月回台北時要安排一下光華商場半日遊行程囉。

小愛:
面對死亡,好像人類所能做的很有限。「死亡是人生最大的謊言」這句話實在太艱深,套用禪修的心得,似乎已經是開悟的境界了。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1, 2005 12:12 PM

死亡是人類的摯友,人生最大的謊言
覺得恐怖卻又寫實!!

小愛 發表於 November 21, 2005 11:49 AM

戰火浮生錄在光華商場還是可以找的到,現在都賣到一百多塊錢了...連追憶似水年華這種布爾喬亞階級文藝悶片在那兒都可以找的到。

chinchun 發表於 November 20, 2005 04:16 PM

Ellen:)

我很喜歡妳那站,很對我胃口,但是如果在半夜裡去串門子,我會恨得牙癢癢的,因為,相較於溫哥華的五星級料理,那些好吃的鹿港鮮肉包,確實是像我這種半新半舊異鄉人的致命傷。

「戰火浮生錄」應該還找得到,amazon上買得到雷路許大部分的電影,只是沒有中文版。

逸梵:)
我也滿喜歡「自殺是作弊」這句話。作弊的下場我想是下輩子還是過著痛不欲生的生活吧。有這種懲罰還是不要作弊的好。

維多利亞:)
我以為我們都是國中時期看這部電影的呢。當時被迫去看這部電影時,根本是在悶氣中看完的,回頭想想,我愛我這位國中的音樂老師。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0, 2005 08:07 AM

看戰火浮生錄時,應該是剛上高中,開始不當四姑的跟班去看電影,每次在星期六上半天課後,就背著書包直接從女中走到電影院的時候吧。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片中描述納粹時代,悲慘的猶太人遭遇,片中輕描淡寫,但隨著Bolero音樂響起,有人在圓桌上起舞,所有畫面一幕幕在眼前播放,根本還來不及難過,就到了下一場景。
我希望沒記錯,後來看過太多有關二次大戰猶太人為題材的電影,我本身不太喜歡這類灰色電影,看了總是高興不起來。
原來小普、lili和維多利亞年齡不同,卻看相同電影。

由 victoria 發表於 November 19, 2005 03:56 PM


哈哈哈 我喜歡"自殺是作弊"這句。

哪個學生沒做過弊?

我曾幾何時也想過要在人生的這場試驗上作弊。不過那也是好久之前的是了;是那一陣的不懂事。

逸梵。 發表於 November 19, 2005 10:50 AM

看了你這篇文章 真想再重溫這部已有20多年電影的滋味
學生時代也忘了為什麼會有機會看到這部片
但一直讓我記得的就是片中拉威爾的Bolero
層層堆砌的旋律讓人一聽便難以忘懷的音樂
來上網找找不知道還找不找得到戰火浮生錄

Ellen
http://www.wretch.cc/blog/sisiley

Ellen 發表於 November 17, 2005 09:15 PM

偶然與巧合下聊到這部電影,就把新聞台舊文貼過來了。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16, 2005 02:41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