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溫哥華‧臨別一眼 | 回到主頁面 | 一蕊花王昭華20年不變 »

2006-03-15, 11:10 PM

穿越獅門橋 聽見溫哥華

一般人對於加拿大的印象多半是皚皚白雪中的群山峻嶺,溫哥華這座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城市,也不外乎美麗溫柔的海天一色。要是提起什麼是具有加拿大風格的音樂,或者足以代表溫哥華的聲音,除了爵士女伶黛安娜‧卡瑞兒(Diana Krall)之外,倒是少有其他音樂在台灣被傳唱。

04101803-s.jpg

其實我住溫哥華這五年當中,倒是聽了不少有意思的作品,而且相當具有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色彩,許多亞裔音樂家受到國家藝術評議會委託進行的創作,多半具有東西合璧的趣味,然而就像舞台劇、當代藝術一樣,實驗性強過一般民眾可以接受的程度。

3月13日由溫哥華交響樂團副指揮謝建得來台指揮長榮交響樂團,與鋼琴家陳冠宇首度合作的「加拿大交響夜」,我卻聽見了加拿大,由貝克(Michael Conway Baker)所作的〈穿越獅門橋〉(Through the Lion's Gate),幾乎是絲毫不差地描繪了溫哥華。

說真的,溫哥華尊重珍惜多元族裔文化特質,使得在當地可以聽到多國語言、吃到各地美食、看到任何甚至不曾在各國展出的原創藝術作品。就像這場音樂會當中演奏的台灣民謠〈望春風〉、〈青春嶺〉,在溫哥華常由不同的樂團或來自台灣的表演團體演出多次,包括溫哥華交響樂團、溫哥華合唱團,當然,每每在海外聽到仍是大受感動的,但卻不如我在台北聽到溫哥華來得想掉淚。

溫哥華是這樣謙遜地欣賞各地的不同文化,就像在溫哥華舉辦的「台灣文化節」,三年前的那一次,加拿大原住民以熱情歌舞歡迎了台灣的原住民表演團體,雙方的惺惺相惜超越一切政治、外交,甚至音樂舞蹈本身。其實溫哥華的特色或許正是沒有特色,那種不盲目追逐主流認定的自由和低調,使得溫哥華的藝術表現常被其他國家評為沒有力量。

在溫哥華很少碰到有人爭先恐後,這種包容的胸懷甚至連醜的東西只要真實就顯得很可愛;這絕不是說溫哥華的音樂平凡無奇,而是帶著一種舒緩淡然,沒有戲劇化的貝多芬或者柴可夫斯基,而是孺慕大自然天籟的聲音。

原本只是很期待大衛福斯特(David Foster)這位加拿大製作人的〈聖艾摩之火〉、〈冬季競賽〉在台灣的首演;然而,第一次聽到貝克的〈穿越獅門橋〉,好像我就站在西溫的海邊遠遠望著史丹利公園和獅門橋,欣賞雨過天晴、曙光初露,以及群山環繞海灣的美麗景致。

在台北聽見溫哥華,感動中竟然帶著淡淡的鄉愁。

priscilla 發表 | [我愛台北] ,[我愛溫哥華]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blog.bluecircus.net/cgi-bin/mt-tb.cgi/6976
[ Blog Worker ] 工頭堅部落‧ 部落格臥客 於 <吾友常怡送來新書> 引用本文
文摘: 將這本書當作老友的問候,彷彿關注著我近日的沉默。問我可好?其實並沒有太嚴重,只是一時失去文字的興趣及言語的能力。同時也讓讓自己稍事沉澱與休息而已。
引用時間: 2006.03.16

迴響

相形之下,溫哥華的風景只是淡淡的無壓力狀態,跟「祖國」、「流亡」這種悲慟完全相反,也所以,溫哥華的沒有歷史包袱是讓人很舒適的特質。

小普 發表於 March 18, 2006 12:52 PM

藉由音樂描繪景物進而引發情感,沒聽過獅門橋,倒是想起了史麥塔那的交響詩"我的祖國",以及當年捷克的流亡人士聽到庫貝力克指揮這首曲子時的感動。

chinchun 發表於 March 16, 2006 10:13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


請輸入左側的檢核碼
(若未正確填入檢核碼,將視為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