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想花蓮‧與寂寞並排坐著賞月 | 回到主頁面 | 意猶未盡走逛格蘭維爾島 »

2002-10-17, 2:26 PM

懷想花蓮‧我來自另一處天涯海角

hualien01.JPG

對於花蓮來說,我不過是數百萬計的外地旅客之一。

我隨著太平洋潮流漂流著,不知不覺就浮上岸來,停船休憩,再好整以暇地思索著前往下一站的路。如果問我為什麼千里迢迢來到花蓮,或許答案正是「千里迢迢」吧。

和溫哥華島上的托芬諾(Tofino)小鎮一樣,有愈來愈多的過客選擇到花蓮來療傷止痛。而,到底是什麼樣的理由,能讓他們像侯鳥般,年復一年飛來此地修整羽毛,展開人生下一趟的長途跋涉?

當我移居溫哥華一年多、途中不停地旅行之後,計畫返回台灣的第一個念頭卻是「到花蓮看看吧」。我想,那個非去不可理由跟我移居溫哥華的原因是一樣的:當你自覺是一隻誤闖叢林以至於滿身荊棘的兔子,需要一處安靜的地方療傷,那麼同質性非常高的溫哥華和花蓮,便成為理想的休憩地了。

今年七月底,我從溫哥華市搭乘卑詩渡輪到了溫哥華島,再由溫島東岸的乃磨市(Nanaimo)開車越過中部橫貫公路,到達西岸瀕臨太平洋的托芬諾小鎮。這一段路,跟從台北開車往花蓮是一樣精彩的山與海。溫哥華島與加拿大北美大陸的地理位置,和台灣之於亞洲大陸是有些相似的,同樣位於太平洋岸,只不過,溫島在太平洋東,台灣在太平洋之西。

溫島西岸從托芬諾往南為綿長的長灘(Long Beach)與太平洋濱雨林國家公園(Pacific Rim);往北則是克雷歐克灣(Clayoquot Sound)和大大小小被環抱的島嶼,皆為原住民保留區。花蓮往西行則有太魯閣國家公園,從北到南一樣有綿長的東海岸線,還有,這裡也是原住民的故鄉。

愈來愈多的旅客選擇重返大自然,到天涯海角體驗生命原始的呼喚,從山海之中找尋自己最初的緣起,而花蓮正是這樣一個遠離塵囂的地方。從西部來的、曾經忙到心力交瘁的菁英分子,放下原來充滿壓力的生活,來到花蓮重新開始。他們用嶄新的概念來融入花蓮的環境,建構了一間間新的、有別於觀光大飯店的特色民宿。

大自然是賦予花蓮生命的重要因子,溫柔的山與海形成對遊客們極大的魅力,希望藉由一趟休假的洗禮,換來身心的重整和再造。這一點或許是我在溫哥華島另一處海角樂園,記掛著下一趟要去花蓮的原因,於是在九月底我來到了花蓮。

事實上,和花蓮一樣,由於瀕臨太平洋,托芬諾是個聞名於世的賞鯨點,也是著名的衝浪地,太平洋濱國家公園的雨林巨木,更是吸引全世界喜愛大自然的旅客到此感受那神奇,向必須健行長達一星期的「西海岸小徑」挑戰。花蓮則有太魯閣國家公園,經立霧溪不斷切割古老大理石岩層而成全世界罕見的影理岩峽谷景觀;有花東縱谷綿延的綠意盎然,水田、牧場景致一幕幕地變換著;東海岸國家風景區則兼具山海之美、島嶼之勝,具特色的休閒活動包括泛舟、潛水、海釣、賞鳥。

托芬諾有許多五星級的觀光飯店,其中的威克尼尼許旅棧(Wickaninnish Inn),今年分別被兩本世界知名的雜誌Traveller、Travel & Leisure,選為全球最佳座落景觀飯店。由自雨林而來的原木和石塊作為建材的威克尼尼許旅棧,並不是那麼富麗堂皇的,但是,它善於利用地理特色,打造了無人可模仿的濱海建築,像一座燈塔般地佇立在切士特曼海灘(Chesterman Beach)上。裡頭的桌椅都是採用當地遺留下來的巨大西洋杉所製成,原始杉木的氣息正適合打造Spa,不用說,餐廳、臥房、浴室,每個角度望出去,都是壯闊的太平洋。

花蓮也有多家度假型飯店,怡園度假村、美崙大飯店、天祥晶華度假酒店、遠來大飯店等,比較可惜的是,雖然飯店所在地已經是有山有海的花蓮,與壯闊的山水景致仍有一點距離,不過,運用當地特色來建構的用心,仍然值得鼓勵。比方說利用大理石和花崗岩作為建材的怡園,牆面與地面皆匠心獨具,不但將多處老樹保留下來,還以活泉流水重新改造本地吳郭魚作為該飯店的招牌菜,可說是別具巧思。

至於在民宿方面,托芬諾寧靜的海邊,讓來自各國的民眾前來就是住上一年半載,許多有特色的青年旅館(Hostel)和民宿(B&B)沿著寧靜的碼頭興建,且多是外國人前來定居後開辦的,和花蓮吸引西部人前往定居的型態,有異曲同工之妙。以托芬諾的青年旅館Whalers on the Point Guesthouse來說,開窗見海的四人房,每人每夜24加幣(約台幣528元);而花蓮的「十二號橋空間」的七人房,則每人每晚是350元,整體消費水平相較起來,花蓮其實並不貴,更何況花蓮的美食更具地方特色,能吸引西方人士前來的空間還相當地寬廣。

大自然的景致或許是引人入勝的一大原因,然而另一項相當重要的因素乃在於「人」。托芬諾以北是印地安原住民部落的棲息地,他們留下的岩雕、圖騰柱及獨木舟,樣樣充滿了關於靈魂的傳說。花東海岸則是阿美族原住民的主要聚居地,目前未遭日本文化入侵的各部落,還保有祖先流傳下來的祭儀如豐年祭等,他們以歌舞傳頌祖先的精神並感謝大自然的賜予,使旅客也感染了他們那種樂天知天命的內在能量。

當我們走入田野探訪原住民的同時,常常被其純真無邪的表情給感動,進而省察自己臉上少了什麼。他們的容顏幾乎不曾被外在俗世所干擾,檳榔、小米酒和歌舞就是他們生活的節奏,這何曾是那些為了物質而遠渡重洋、離棄故鄉的人所能想見的快樂?於是,大夥兒在酒足飯飽之餘仍然不滿足地尋求享受,卻在身心俱疲之後又重返可以療傷止痛的地方,例如托芬諾或者花蓮。

對於花蓮人來說,我可能是他們所歡迎或不歡迎的數百萬計的外地旅客之一。

但我希望花蓮人可以保有他們原來的模樣,因為我們千里迢迢來到花蓮的理由,不是為了豪華的住宿環境或多麼高級精緻的美食,而是鬼斧神工的大自然留下的無數個故事,以及她原始的美麗。


圖:普莉西拉攝於花蓮龍澗發電廠2002.09.24

priscilla 發表 | [私心情]

引用


迴響

你說的對極了!大地的子民熱愛原始的土地,因為它的芬芳,粗曠,孕育出彼此的情感,任誰也不能破害他们互相的依偎!!

由 小敏 發表於 June 27, 2007 12:07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