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香江美食中回味舊愛 | 回到主頁面 | 溫哥華島長灘多芬諾賞鯨聽海 »

2003-02-11, 11:24 AM

在香江美食中品味新歡

我的大學同班同學中有幾位香港僑生跟我特別好,按學號排下去,從大一新生訓練坐我旁邊、第一個認識的便是我下一號的妙君同學。妙君這名字取得高雅極了,許多學長當時都希望可以抽到這位香江來的學妹,因為當時幾位校園美女還真是香江美人,可惜大家都沒想到妙君是個溫文儒雅的帥哥。

hk04.jpg

當時香港同學給人的印象就是帥,他們對於穿著的品味極好,總是淺色Polo衫加上休閒褲、帆船鞋,那一截襪子的顏色是那樣協調,跟絕大部分穿著邋遢又頂著成功嶺頭的男生相比,簡直是氣宇出眾,或許在英式教育養成下,又懂得幫女生拉椅子開門……總之,我對香港僑生的印象良好,心裡頭盤算著日後出國第一站肯定就是香港不會錯。

然而,香港真的來來回回去了好幾趟,卻從來沒去找過老同學妙君。倒也不是因為各自心有所屬的尷尬,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香港竟也像與昔日大學同學的感情那樣有了不同的變化?比方說,去太平山頂峰景餐廳遠眺山腳下林立的超高層建物、去淺水灣影灣園二樓咖啡館重溫舊夢、搭船去南丫島看夕陽吃學生餐館,或去海洋公園看海豚搭纜車,唉,都懶了。

不過,每次去香港也總有些新的歡喜,就像不同階段你碰到不同的戀人,談不同的戀愛一樣精彩。這次去香港,除了深信不疑的老餐廳之外,就隨緣逛街碰運氣,順便觀察一下香港人從我印象中那個妙君的典型變成什麼樣子了。

兩年前去香港,很可喜的是找到網路咖啡店,這一次去香港,在一片茶餐廳中也有了連鎖咖啡店,例如半島酒店對面新開一家Starbucks,我要說,台北的裝潢和空間設計比較棒,溫哥華的則和北美一樣是咖啡好喝,至於香港呢,我想是工作人員的服務讓人印象特別深刻。

香港人在商業金融方面的成就,確實令人刮目相看,就連溫哥華都在研究香港人是怎麼辦到的,希望可以透過香港移民把經驗引進溫哥華來。雖然近幾年香港的景氣大幅衰退,過去的榮景不再,走在街上,京片子國語取代了原來廣東口音,在Starbucks喝咖啡時,便會了解到這些新興起的咖啡和蘭桂坊一帶的Pubs,不都是為外來族群而設計的嗎?

就像我此次再也沒踏入那些老字號粥粉麵飯是一樣的道理,那些道地的港式糖水煲湯都到異鄉發揚光大去了,慢慢地被本地所淡忘;很意外的是,各種菜系的餐廳多元起來了,西餐廳不用說,中餐廳也不光是粵菜的天下了,北京菜、上海菜、台灣小吃都找得到。

陸羽茶室是我之前久仰大名的餐館,據說跟鏞記一樣有60多年歷史了,始終保持著舊式茶樓的氣氛,他們還維持著印度門房,穿著傳統唐裝的老侍者及舊式菜單,櫃檯還用算盤幫客人結帳,讓人彷彿一下子跌入某一段舊時光中。

hk03.jpg

我一吃他們的飲茶點心,簡直驚為天人,不但普洱茶頗為講究,「玫瑰荔芋角」外皮酥脆、內餡芳香不膩;「黑芝麻晶餃」要是沒在蒸籠裏待得恰到好處,不會這樣外表水晶透明、內餡酥爽不含糊;還有「淡水鮮蝦餃」、「欖仁核桃糕」果真樣樣精美,不禁佩服師傅功力。

另外嘗試了位於尖沙咀的「功德林」上海素食餐廳,也覺得非常可喜。試點一道上海菜知名菜譜「東坡肉」,想來主廚會以素肉排來代替,沒想到竟是用冬瓜作成和燉肉無分軒輊的外觀,連燉肉那種入口即化的口感都可以維妙維肖呢;還有「醬爆猴頭菇」也是香嫩如牛柳般,讓人感到非常意外。

我在想,十年前的香港舊愛固然值得回味,但是因時因地調整的新歡也不賴嘛,不同階段果真有不同堅持的口味,就像粥粉麵飯這種老忠實,雖然沒什麼變化,卻是生活中少不了的一環,偶爾想起來還是會立刻飛奔而去的;至於新的口味呢,終究也會納入記憶中的一部分,像鏞記那樣永誌不忘。

priscilla 發表 | [味覺系]

引用


迴響

真是巧呀 最近大家都在說香港

由 44 發表於 January 6, 2005 5:41 PM

第一次聽說有人去香港可以玩得這麼坎坷啊~*擦淚*

小普 發表於 January 5, 2005 5:33 PM

小普姊
我們這次去都沒吃到好東西阿..........*淚*

凱洛 發表於 January 5, 2005 11:28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