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衛藝術家陳界仁搞孤獨不搞旅行 | 回到主頁面 | 加州天體營的身材解放運動 »

2003-04-28, 6:52 PM

搭上海岸星光列車讓豔遇主動找你

有位想約我去搭船的朋友說:坐飛機像是A片,達到目的地就好;開車像是電視連續劇,有時會有好戲,不過一定會有廣告穿插(塞車);搭船則像是電影,不管好片爛片,總有一定的意境在裡面。

的確,不管你選擇以上哪一種交通工具,總有某個水準以上的快感,但我還喜歡慢速度播放的幻燈片(火車),這比起你看沒廣告的Discovery還要更輕搖慢晃些。一個人的旅行,火車給我一種平穩而悠哉的感覺,所以,當我在八月有一個月的長假時,我從溫哥華搭上美國國鐵到洛杉磯,單程就花了我整整兩天的時間。你問我這不是很無聊嗎?其實一點也不,反倒是你有認識不完的新朋友,假設你不討厭被帥哥美女搭訕的話。

搭飛機總是來去匆匆,旅行團在四周嘰嘰喳喳個沒完,恨不得趕緊抵達目的地,除非你搭商務艙以上的等級,邂逅才能叫豔遇。但是火車卻是另一個時空,這個狹長的空間暫時隔絕你與外界的干擾,在地表緩慢前行,這使得旅客相當鎮靜,它的節奏是田納西華爾滋,古老而略略優雅。就像從溫哥華到西雅圖這段Cascades列車坐我身邊、穿扮非常New Age的女攝影師Jen說:「喔,開車太累了,我可不想錯失搭交通工具時沿路的風景呢。」

從西雅圖到洛杉磯這段火車有個美美的名字「海岸星光列車」,沿途經過華盛頓州、奧勒岡州和加州各大城市。火車就是這樣,身邊的旅客會不斷洗牌重組,而且有趣的是這些旅客都帶有不同的特質,尤其在海岸星光列車上的觀景車廂,更是不免有人會主動找你聊天,想想看,兩天耶,要美國人兩天不講話豈不是要瘋掉了?

在海岸星光列車上的旅客鮮少像我這樣的東方面孔,幾乎沒有走馬看花型的觀光客,多半是像我一樣的自助旅行者;當然,大部分都是美國本地人,但每一站上車的旅客會有不同的特質。比方說,從西雅圖上車的帥哥比較年輕雅痞,從奧克蘭上車的帥哥是運動或居家型的;從聖荷西上車的帥哥,還帶著筆記型電腦和PDA,是黃金單身貴族……

來聊聊實例吧。下午時段,戴著棒球帽喝冰啤酒的Greg,對我正翻閱的休閒雜誌聊職棒,他從西雅圖上車,還問我是不是水手隊的支持者。中午時段,頗紳士的David跟我聊手上的數位相機,他同時對我使用哪一品牌的筆記型電腦感興趣,果然他從事科技業,從聖荷西要去舊金山開會。而另一位年紀稍長的Richard是日裔美國人,在那帕峽谷擁有葡萄酒莊,熱誠邀請我當場試吃他所採用的釀酒葡萄,並留下詳細地址電話。

晚上,海岸星光列車真的看的見滿天星星,剛好又逢月圓夜,我在寥寥數人的觀景車廂賞月,一位駐日本的美國軍方資訊工程師、笑起來像基努李維的Phil問我在幹嘛,後來聊到我們都喜歡Michael W. Smith的音樂。至於隔天早上到沙加緬度轉車時,要轉往優聖美地的Roberto興奮地跟我聊著他的山岳健行計畫……

就像我一向認為不同城市就像不同特質的愛人一樣,這一趟海岸星光列車沿途風景從西雅圖溫柔海岸到奧勒岡州松林大湖,再深入加州一望無際的田野和漫天黃山矮樹,像一幕幕慢速度播放的幻燈片,連豔遇的節奏都像華爾滋般老式而略為優雅,而不會是順路搭便車的那種一夜情模式。

你想要有什麼樣的豔遇呢?雖然我搭過速度快得離譜的法國子彈列車和日劇中的外遇專車新幹線,卻沒有這一段海岸星光列車來得讓我印象深刻呢。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