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亞當的捷豹車 | 回到主頁面 | 紐約禪十 »

2003-12-30, 3:17 PM

從自由古巴到特調海明威

10369575_f3a738c20d_m.jpg

到了美國,你一定有機會打扮地花枝招展或奇形怪狀出入酒吧,不管是紐約、舊金山還是洛杉磯,不點一杯「自由古巴」(Cuba Libre)裝年輕,馬上就會被識破年齡。

有一回到西雅圖,姊妹淘帶我到一家據說音樂超屌、猛男超酷的酒吧,果然送上來的酒單是以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頭像為主圖,上頭還有古巴國旗外加革命口號的單張,只有三款雞尾酒,全部都是以Bacardi為基酒,頭一道當然是「自由古巴」不會錯。

「自由古巴」是一款美國人喝的玩意兒,以可樂加上蘭姆酒和少許萊姆汁而成,用甜得要命的可樂包覆隱約透露以蔗糖為前身的甜美蘭姆酒,概念上是用美國人自以為是的自由來包圍共產體制下的熱情古巴,說真的,這簡直是平白糟蹋了上好的蘭姆酒啊。

古巴和美國在政治面來說向來勢不兩立,美國人是不可以入境古巴的,但民間卻處處暗通款曲。在美國,你看到年輕人換上有格瓦拉頭像的T恤,甚至像普普藝術中調侃毛澤東或瑪麗蓮夢露那樣,把象徵格瓦拉的圖案跨張地穿戴在自己身上;在古巴,美金和披索(Peso)皆為通用貨幣,不,應該說當你在古巴使用美金時,你會看到古巴人笑得更加燦爛一些,而且他們都以駕馭古老的美國車為傲。

也因為無法自美國入境,在我結束紐約之行後必須返回溫哥華,三小時後又搭機飛往和紐約同一時區的哈瓦那,兩個城市卻有著天壤之別。我在紐約的暴風雪後,前往大都會美術館參觀自雲岡石窟挖來的大佛,所有佛像因為年代久遠而斑駁,在現代化的博物館燈光和陳列空間中,變成像是一座座的大型標本;然後到了全年皆夏的哈瓦那,我在古城區看到了同樣斑駁的教堂和聖母像,卻好像是還會呼吸似的自然。

紐約客絕不冷漠,只是慣常以十倍速的節奏過活,塞車、等紅綠燈都叫人心跳加速、青筋暴露,電梯一按,便是到了雲頂,每個人爭先恐後地表現自我,這也是紐約什麼都有的原動力;換作在哈瓦那,跟當地人約時間,你必須習慣等上一小時,路上沒有塞車問題,大致說來見不到幾個紅綠燈,全古巴地勢平坦,最高的地方巴庫那亞克橋(Bacunayaqua Bridge)只有361英尺,放眼望去都是美麗的海灘,每個人坐在自己家門口打呵欠抽雪茄。

美國不是最自由、最民主的國家嗎?

回頭聊聊「自由古巴」吧。古巴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蘭姆酒產地,知名大廠包括Havana Club、Bacardi,之前我都喝Bacardi,為什麼,因為我們和美國人的口味一樣,被強力的行銷導向到只喝這個品牌,就像你喝伏特加「絕對」會選擇瑞典的Absolut或美國的SKYY一樣。

這回到了哈瓦那,人家才不喝什麼自由古巴呢,吧台用的蘭姆酒是Havana Club,經典雞尾酒是Daiquiri,以及以此延伸的各款雞尾酒,包括我的最愛Mojito,以及「特調海明威」(Heminway Special)。

蘭姆酒在1920年代大行其道,哈瓦那也因此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蘭姆酒中心。Daiquiri據說是美國佛州回傳至古巴的雞尾酒譜,由於在古巴東部Daiquiri鎮上流行起來,所以沿用此名。簡易的Daiquiri由一茶匙的糖、二盎司的蘭姆酒,加上一顆萊姆原汁而成,許多酒吧提供Daiquiri凍飲,就是把以上材料加入冰塊打成霜狀。

在古巴最普遍、你一定要知道的調酒為Mojito,這也是Daiquiri的變化型,在簡易Daiquiri中加入薄荷葉和碎冰塊,有些甚至分為白蘭姆和黑蘭姆酒,但還是以白蘭姆較為常見。

Daiquiri再度紅遍全球是因為海明威的緣故。他並不喜歡太甜的口味,因此他的酒譜是以maraschino liqueur和葡萄柚汁代替蔗糖,而使得Daiquiri又冰又酸,因此後來這款酒以「特調海明威」為名出現在各酒吧。

用「特調海明威」反攻美國的「自由古巴」真是滿有意思的。或許你還可以帶著《老人與海》,叼根雪茄,以古巴時間坐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門前的階梯上,想像你在哈瓦那的革命廣場(Plaza de la Revolucion)憑弔格瓦拉。

攝影∕普莉西拉‧哈瓦那革命廣場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想請問:有"百事可樂"加萊姆酒這種象徵被美國殖民地區的酒精飲料嗎?(與加可口可樂的自由古巴成對比!)

由 阿君 發表於 April 24, 2008 7:45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