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自由古巴到特調海明威 | 回到主頁面 | 情人節到溫哥華嚐嚐戀愛好滋味 »

2004-01- 9, 4:32 PM

紐約禪十

chan04-s.jpg紐約象岡道場旁的松林

無由

關於這一趟紐約禪十之行,我一直想寫點什麼跟你說說我的覺受,卻發現愈是寫不出什麼。

其實沒有人能夠理解在這十天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而我也無法了解,在這十天我過去所處的這個環境又發生了什麼。

這一趟,或許只是把自己交託到某個非常安全的狀態,然後又回到原來的地方——你以為沒什麼不同,卻已經全然改變的世界。


因緣

我們的相識是因緣際會。

我記得分手幾年後在國外的那次偶然重逢,你用「造化弄人」來形容我們老是錯過的遭遇。而這一段曲曲折折,使我和紐約像是上輩子就注定要擦肩而過的情人,直到十年後,紐約禪十才終究讓我釋放了這個長期以來的疑問——我們的相識原來不過是因緣一場。

因為因緣,你我在夢中碰撞牽扯,清醒之後,你是你,我還是我。


逃亡

「人生總在逃亡。不逃避政治壓迫,便逃避他人,又還得逃避自我。這自我一旦覺醒的話,而最終總也逃不了的恰恰是這個自我。」閱讀了高行健〈關於逃亡〉一書,我從隻身移民到溫哥華的動機開始省察自我。

是的,長久以來,我一直在逃亡,尋找下一個可能的出路,最終,發現不斷逃避的是過去的記憶,那麼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這個「自我」呢?

還好我很幸運,在逃亡之路的起點,就聽到一位先知告訴我終點的方向:死亡是人類最誠摯的好友。


體驗

禪十期間,清晨四點起床,晚上十點就寢,不准說話、閱讀,不准打電話、做筆記,粗茶淡飯,遠離俗世,唯一要做的事情是把心放在每個當下,不管行站坐臥,都在體驗自己、關照自己。

「體驗呼吸就是體驗自己的生命,你應該慶幸自己還有呼吸、還有生命。」

平心靜氣之後才發現我多麼容易心慌意亂。


默照

「露月星河,雪松雲嶠;晦而彌明,隱而愈顯;鶴夢煙寒,水含秋遠;浩劫空空,相與雷同。」——節錄自《宏智禪師廣錄》〈默照銘〉

皎潔滿月、銀河群星,光芒互相照耀而並行不悖;白雪蓋住了松樹,已分不清眼前的是雪還是松,雲霧在峽谷中穿梭,是雲充滿了山谷,還是山谷包圍的雲呢?

我曾想,此景只應天上有,沒想到真的存在於另一個被稱作「虛空」的世界——開悟的境界。


直觀

長期以來我用自以為是的聰明,給眼前或想像中的畫面「名字、形容、比較」,事實上,我所認知的一切是真實的嗎?

以前的我總是爭辯著「我思故我在」,禪修之後開始傾聽外界的聲音,練習「不思故不在」,現在倒是可以「思也不思、在也不在」。

其實,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虛妄

你斷然看不出我有什麼改變吧。禪十前後,還不都是那個時而殘酷時而溫柔的我嗎?

那些有情無情似乎也沒什麼好爭論的了,你在我生命中可以重要也可以不重要了。

是非成敗轉成空,誰說不是「一切有相,皆是虛妄」?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