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步哈瓦那舊城區沾染革命氛圍 | 回到主頁面 | 兩天內與台北舊情復燃‧夜店酒友 »

2004-04-14, 4:43 PM

兩天內與台北舊情復燃‧溫哥華ㄙㄨㄥˊ


當初與愛人分手時,我只拎著兩個行李箱隻身移民加拿大,上禮拜回娘家台灣作客已是時光匆匆三年後,不知不覺變成了朋友口中的「溫哥華ㄙㄨㄥˊ」,對台北流行些什麼玩意兒已脫節太久而遭受媒體圈友人們的恥笑。還好這回台北二日遊的密集充電行程——每兩小時一場約會的薰習下,我不但捨不得回溫哥華,還打算與台北舊情復燃。

話說多虧我妹肯借我車和人從屏東北上,那天凌晨四點,我首度在台灣的高速公路上開車,實在太感動了,雖然我妹很不給面子地數落我南二高開一百算是太慢,中途上休息站買好吃的茶葉蛋騙我,結果就換她的手開車,但我還是覺得前面沒有像溫哥華的龜毛銀髮族擋路,也是一種開車族的幸福。

上午九點半從台北上班車潮中全身而退到松山機場,妹離開後,我獨自站在台北街頭體會「機車環繞音響」,啊,一年半前回來同一地點斑馬線上,差一點被右轉的計程車撞死,這次我可千萬小心,記得台北的斑馬線幾乎只有美化街道的功能,說時遲那時快,我輕盈地閃入人行道,順利到達咖啡館。堅持開車來碰面的朋友當然遲到了,想當年我的辦公室也位於那人來人往的敦化南路,不到十點是不會有人進辦公室的。

朋友遲到了一個小時,還好這一攤不是重點,有點像過去等洽商似的,等支票拿到就閃人。不過,看到朋友頭上多了許多白髮,心想高科技業果然不是人幹的,結果不幸聊到大選話題,我很小心地聽取看法、不多置評,但最後儼然變成免費移民諮詢顧問,匆匆在下一檔約來臨前結束會談。

中午和媒體友人約在政商名流出入的高級餐廳法樂琪,巧遇前一天剛獲訊升格為內政部長的蘇嘉全,這位話題人物想當然爾是熱騰騰,新聞價值跟他本身最擅長推銷的屏東黑鮪魚一樣炙手可熱,友人馬上電話一打馬上就來了兩名某週刊記者,當然,我被推派去跟蘇部長短暫交談,可能只會被相機解釋為「歐巴桑粉絲」,絕對不會被爆炒成緋聞。友人席上甚至建議蘇嘉全應該到加拿大推廣黑鮪魚,跟卑詩省鮭魚來個「鮭鮪會—愛的結合」,害我高級餐盤中那塊比目魚因為嫉妒而變成了鬥雞眼。

接下來,到永康街走走一直是我台北二日遊行程當中最重要的部分,原因是出國已久念茲在茲的美食和大選後躍上國際媒體的中正紀念堂。很多人問我,出國在外返台之後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我會毫不考慮地說是永康街,許多「前上班時期」和秘密戀情的回憶在那裡製造,所以還是選了永康階和友人喝杯山草咖啡。

那天突然穿得頗雅痞的導演友人建議我去一○一大樓看看,「妳不覺得這大樓很佛洛伊德嗎?」我心想自己真是夠ㄙㄨㄥˊ了,台北人現在開口閉口都是心理學和奈米科技,楞了一下他繼續說:「這是一座台北的陽具。」喔,我完全懂了,雖然國外朋友都問我選後台灣安不安全、穩不穩定、能不能住下去,我卻真心覺得台北比一年半前街上看不見與我年紀相仿白領帥哥的不景氣好得多,原因可能就在於壯陽成功,不管用了多少威而剛辦到的,也不管多少友人都透露他們必須藉助喝酒和百憂解才能入睡,但是台灣依然硬挺,絕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

至少我們有親切快樂又懂得上扣應節目暢談政治的計程車司機,而且他們永遠有空車等著準備玩通宵的任何客人。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好像同時也驕傲了起來。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