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葉罐裝的愛情 | 回到主頁面 | 溫哥華午夜場 »

2004-09-30, 4:45 PM

周美玲豔光四射入圍溫哥華影展

zerochou01.jpg

套一句在與周美玲碰面之前,擔任今年溫哥華國際影展龍虎獎評審之一的焦雄屏所說的:新銳導演的要很「銳利」。那麼,周美玲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新銳導演給人的印象。

當然,我講的不是周美玲的作品,但以她個人第一部劇情片、獲得溫哥華國際影展龍虎獎提名的《豔光四射歌舞團》,仍然有其敢說敢秀又不失委婉的部分,這一點或許也是參加電影放映會的許多西方人士共同的感想。

她為那些對台灣電影有所期待的觀眾帶來了另一種驚喜,不再如過去所見很極端的兩種現象:其一是半數觀眾沮喪地在中途走出放映廳,另一半還在揣測導演要表達什麼;其二不是搞得西方人士捧腹大笑就是台灣鄉親兀自感動。周美玲的這部電影可說「笑中有淚、淚中有笑」,扭轉了上述的兩項情形,雖然最終沒有得獎,但能入圍總是一大鼓勵。

周美玲此行是首度來到溫哥華,她去年是以兩部紀錄片《角落》、《極端台灣》參加溫哥華影展,初試啼聲即獲得主辦單位高度矚目,因此當她執導首部劇情片時,隨即引起溫影展選片人萊恩斯(Tony Rayns)的興趣,並推薦該片到倫敦影展。

「我在乎的是電影有沒有思想,而視覺效果也要兼具,畢竟這是電影,不是書本。」在《豔》片之前始終被歸納為紀錄片導演的周美玲才30多歲,外表還像是她曾經是政大哲學系學生的身分。她說,台灣所拍攝的紀錄片多為「人文關懷、深度報導」的型態,但她一直嘗試加入美學、說故事的方式,來提升不管紀錄片或劇情片的美學、藝術層次。

周美玲說,《豔光四射歌舞團》是一部以同志題材呈現台灣文化多元存在的電影,這是跟其他華語片很不一樣的地方,她並且將台灣民俗文化中如檳榔西施和電子花車女郎俗豔的華麗,藉由劇中白天是道士、晚上是扮裝皇后的「女主角」呈現出來,同時傳達跨越生死與性別的陰陽兩界,她形容「這種華麗是建立在流浪的基礎上」,有另一種流動而活潑的趣味。

我記得《豔光四射歌舞團》一開始,當女主角玫瑰出場時那一幕豔驚四座的畫面,觀眾的讚嘆聲也隨著玫瑰的歌聲此起彼落。周美玲表示,同志文化其實相當繽紛,又充滿喜感,《豔》片的呈現是悲喜交加的。她以「黑暗中的粉味」來形容「女主角」,即是同志圈和一般社會相較,似乎「只能在黑暗中找尋自己的歡樂」,外表多彩、內在又有些悲傷。

處女座的周美玲似乎是對每個人的故事感到好奇。我的導演友人傑瑞米剛好也在溫哥華影展期間來溫考察拍片環境,沒想到他倆是大學同班同學,頒獎典禮隔天我們約了共進港式早茶,周美玲反倒細心觀察了溫哥華飲茶文化和我的漂流過程,這或許也是作為導演的敏感度吧。就像她說因為自己有很多同志友人,這也形成她拍《豔光四射歌舞團》的構想。

周美玲對於溫哥華影展已的印象是,跟其他影展相比,觀眾比預期的熱絡;而溫哥華影展取材相當多元,對於「沒有電影產業、只有電影手工業」的台灣,是很好的觀摩學習對象。

priscilla 發表 | [戀人檔案]

引用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