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北一周‧幸福的美味 | 回到主頁面 | 春遊維多利亞五星享樂提案一 »

2005-03- 3, 6:43 PM

台北一周‧喝酒談詩的烏來午後

IMG_6701-s.jpg

誰相信憤怒是人生最後的激情
誰在意情書和遺書的差別
誰真正信任端坐屋前的青蛇是因為寂寞
誰願意理解道別是為了成就無常的深意

用水瀑堅貞的信仰穿越遠路
用午夜的想念和自尊和解
用眼角的餘光窺視流星雨的決絕
用崩塌的山巖明白生死相忘是墜落

——節錄自《用飄舞的山茶花在晨醒時疾走》其中兩段
林滄淯 2004.9.16

這是數月前,黑檸檬同學MSN給我的一首詩,當場我被感動得飆出兩行眼淚。那一晚,我所刻意強化對於過往記憶的防禦幾乎徹底崩毀。

在這個誰都不相信誰的年代裡,向情人娓娓訴說真心是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的,誰能夠拋開自尊,用長時間的等待來證明自己的堅持,甚至委曲求全?可是我們卻同時被最在意的人誤會,也許一輩子都百口莫辯。

因為寂寞,我曾經是那端坐屋前的青蛇;而且如今回想起來,那年痛苦的道別的確是出自讓對方更自由的一種寬容。

林滄淯的詩,每個美麗而蒼涼的問句,都說明了生命的深度與廣度。

回台灣之前,我不斷向黑檸檬打聽林滄淯的行蹤,終於約在台北一周的某個下午,我和黑檸檬帶了瓶紅酒,前往烏來燕子湖拜訪他。

燕子湖畔煙波瀰漫,這裡有我熟悉的記憶。新店是我小時候住處,對烏來還有一份熟悉;大學時期更是和同學們到燕子湖寫生,晚上則是在廢墟裡裹著睡袋,師生常常一同喝酒。

林滄淯的詩有一點他從事台灣田野美學的味道,水瀑、流星雨、山巖,很有視覺上意象的聯想空間。原來,從他家望出去就是霧中繚繞的山光水色。他不是個嚴肅的人,卻保留那一代詩人的浪漫,以及舊時光的美德。他的攝影作品並不驚世駭俗,就跟他的詩文一樣,很容易喚起觀者共通的情感經驗。

IMG_6703-s.jpg

但是,你以為林滄淯很浪漫,他卻在被問及如何完成那首令我感動莫名的詩時回答說,「那天早上起來就想到其中一句,然後接著類似的句子就寫好啦。」

沒有期待中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我納悶著。

林滄淯卻露出像青蛇一樣的笑容說:就是這樣而已。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阿娜妳好:
我也很期待林滄淯的詩作。
有幸在偶然中讀到一首好詩,
以動人的生命譜成的樂章,
令人感動莫名。
希望這首詩能夠盡快發表,
全文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美。
小普:p

普莉西拉 發表於 March 28, 2005 2:59 PM

我是滄淯老師的社大學生,
看到這篇文字真是有點心情澎湃,
就像這學期開始每週二晚上的亢奮與迷情......
只能說,
能當林蒼鬱先生的弟子真是幸福到滿溢,
感謝這美好的世界!
尋常日子裡果然有好事讓人期待.

由 阿娜 發表於 March 25, 2005 9:17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