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維街同志平民美食夠酷 | 回到主頁面 | 去年夏天 »

2005-07-31, 5:14 PM

棒球迷的美西三球場之旅

能讓人在凌晨時分從好夢方酣中甘願離開溫暖被窩的事情不多,棒球賽電視直播可能是其中最令人自動自發的一項。尤其對大多數像我一樣從小隨著大人看棒球長大的台灣球迷,棒球賽無疑是童年回憶中最令人興奮的片段,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坐在海外球場觀眾席上,和球員們同步感受現場的溫度風速、球迷的呼嘯吶喊,和牽動每一根神經的球賽本身所具有的熱力。

毋須懷疑棒球這項在北美生活中佔有重要地位的運動,你固然不必親身參與,但不得不認識佔用體育頻道最多時間的棒球大聯盟(MLB)。你要是去問那些留學生怎麼了解當地文化的,線索可以從頭頂上的棒球帽一路延伸到客廳的電視機——當然,你必須稍加了解昨日的比賽到底誰贏了,這可關係著明天課堂上教授的心情,也絕對是同學之間交流的話題。

大聯盟也總能勾起亞洲民眾坐在電視機前面邊啃爆米花的記憶,或是趁著夏秋之際,組隊親臨現場為心儀球隊加油的例子也比比皆是。位於美國西岸的洛杉磯道奇隊、舊金山巨人隊、西雅圖水手隊三大球場,具有與亞洲距離較近、關係較頻密等地利人和之便,也因球隊各有特色而各自擁有忠實的支持者。

○大砲邦茲的濺水全壘打

當巨人隊大砲邦茲(Barry Bonds)準備再度締造全壘打新紀錄時,我和許多當地球迷擠在舊金山太平洋貝爾球場(Pacific Bell Park)的全壘打牆前觀看比賽,陽光燦爛得有些刺眼,全場瀰漫著如爆米花和可樂一般興奮樂觀的期待,忽然間全場觀眾跳起來爆出歡呼巨響,邦茲把球直穩地擊出去了,正劃過我頭頂上空快速疾飛外海,我急忙轉頭向外一看,一群全副武裝的潛水蛙人正前仆後繼地「接殺」那顆價格不貲的球。

「為了等這一支全壘打,住在聖荷西的好友特地早早訂了票,我呢則是從溫哥華遠道而來加入啦啦隊的陣仗,這個和好友一起在貝爾球場嘶喊的2001年夏天,無疑地成為我們日後聊起共同回憶中不斷重播的精彩畫面。邦茲是我們共同的英雄,希望他一路超越貝比魯斯(Babe Ruth)和漢克阿倫(Hank Aaron),到了關鍵性的755支全壘打之前,我們可以相約再到SBC球場。」

就在我跟現移居溫哥華的球評家友人黃承富談到SBC球場時,他微微笑了一下說:「貝爾球場跟舊金山奧克蘭這個混和美式足球的棒球場比起來的確又大又新,而且奧克蘭球場的風太大了。貝爾球場那個右外野缺口,根本就是為左打者邦茲而設計的,這是北美唯一全壘打會濺起水花的球場。」

相較於MLB第一個早在1962年以私人興建的洛杉磯道奇球場(Dodger Stadium),貝爾球場在入口處有一座九英尺高、被邦茲尊為前輩的前巨人隊選手梅斯(Willie Mays)雕像,以及斜躺在左外野後方的八十英尺長的巨型可口可樂瓶,還有一只1927年以來象徵巨人隊的四指大手套。

可口可樂瓶下則大有乾坤,這是為大小球迷設計的同樂空間,讓球迷站在此地親身體驗貝爾球場另一處獨一無二的特色:滑壘坡道、迷你版SBC球場、跑壘設備,大手套和中間夾層則提供極佳觀賽視野,更可遠眺舊金山灣和海灣大橋等景致。手套經過精密計算放大,連騎縫線和縐折都栩栩如生,它還有另一功能,要是打擊出去的球可以觸及到這大手套,表示已經超過501英尺遠。

○世界觀取勝的道奇球場

相對於貝爾球場的新,道奇球場的魅力卻在於充滿故事性。黃承富說:「任何球場對我來說都一樣,只有道奇最特別。如果其他球場比賽到了第七局,地主隊在零比八落後的狀況下,球迷早就走了一大半;但道奇隊的球迷可不一樣,他們是不管颳風下雨一定堅持到第九局結束,他們不僅是去看比賽,而是比賽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道奇隊成軍於紐約,後來西遷到了洛杉磯,由歐買利(Walter O'Malley)經營。絕大多數職棒集團總是商業炒作、見好就收,道奇隊卻由歐買利家族管理了三代近五十年,直到三年前才賣掉,不過這個位於洛城北邊高地的球場,市府卻為保持原貌而一直沒有更新改變。

道奇隊除了最早延攬第一位黑人球員羅賓遜(Jackie Robinson)以來,不斷吸收各國選手,包括日本的野茂英雄、韓國的朴贊治,沒有一個球隊像歐買利讓道奇球場如此國際化,這裡對待球迷的方式便是以尊重細心的經營風格和欣賞亞洲棒球的世界觀取勝。

位居影視重鎮洛杉磯,道奇球場當然還有附加功能,也許你不是來看球賽,而是參加過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87年在此地舉行的慶典彌撒,或者滾石、披頭四、艾爾頓強、麥可傑克森、U2等紅星吸引約五萬觀眾的演唱會,甚至1994年三大男高音的世紀演出。

不管你到道奇球場的目的為何,黃承富說,「外地球迷有機會到那裡,一三壘觀眾席外沒有後牆,視野良好,最棒的是本壘板後方的位置,那就像是坐在選手休息室一樣看這場比賽。」

○喝咖啡看鈴木一朗揮棒

P0008115-s.jpg

跟遠道前往舊金山或洛杉磯去朝聖的感覺不同,西雅圖的Safeco球場給人一種輕鬆看球的感受,這無關球迷的忠實度或球場的大小新舊,而是西雅圖這個城市所散發的氣息,是結合咖啡香和從不急急忙忙的閒逸,沒錯,在這裡,球迷手上的可不一定是啤酒和可樂。

Safeco球場很新,周邊的交通又方便,棒球主題餐酒吧與Seahawks體育館連成一氣,讓Safeco球場像是老少咸宜的遊樂園,常吸引搭著火車或灰狗巴士遠道而來的觀光客,當然還包括像我一樣隨日本團從溫哥華南下的偷懶型遊客,特別選在靠近鈴木一朗右外野座位的門票和日式便當全部準備妥當,只消搭上遊覽車,這一整天便能非常盡興地在球場做個Couch Potato。

一方面水手隊實力堅強,而洋基隊前來比賽的這場更是人山人海,據大會統計約有四萬五千人潮湧入,幾乎是滿座收場。拜西海岸亞裔移民所賜,Safeco球場可謂體現了美國文化大熔爐的精神,西方人士也愛鈴木一朗,卻也有球迷跑票兩邊倒的情形,跟道奇球場大不相同。

就算沒有比賽,Safeco球場也很值得一遊,光是欣賞富於現代感的半包覆式鋼構骨架、精彩的電子螢幕牆,以及左外野後方西雅圖市區的天際線,在藍天綠野中構成繽紛多彩的圖畫便是一絕。別忘了西雅圖是高科技城市,Safeco球場可縮回的屋頂設計和五十五層樓高依序聳立而上的觀眾席,都在讓球迷們不受天氣狀況影響下欣賞球賽。

Safeco甚至耗資130萬美元邀請十一位藝術家,以多樣化的巧思來為球場增添藝術氣息,其中在本壘板出入口樓梯間上方有一千隻半透明蝙蝠懸吊的裝置作品,以及左外野出入口的棒球手套銅雕等。

以上美西三大球場雖然各有特色,但西海岸的夏天卻是一樣熱情,千萬不要錯過第一輪八隊四組的五戰三勝廝殺,以及秋天的季後賽和聯盟冠軍賽,那可真會讓人熱血沸騰。

priscilla 發表 | [私旅札]

引用


迴響

aqua:
在Bar & Grill看球賽的感覺也不錯,跟球迷們一起加油或嘆氣的感覺要比在家裡看好多了。對棒球迷來說,到現場為心儀的球隊加油真是一件夢想成真的事啊。

普莉西拉 發表於 August 29, 2005 6:56 PM

對於我這個愛看MLB卻無法到現場看球的人
真的只能以羨慕來形容
無法親臨現場的我只能看espn的喜好轉播
偶爾加一點想像
過過乾癮而已

aqua 發表於 August 26, 2005 12:39 AM

真好真好真好~薇若妮卡*親親加抱抱*
非常之心動~我看我直接搬到紐約好了~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再一個人閒逛了,
這樣的生活我過得太久了~
到哪個機場都沒有問題,
選飛機就對了啊~

普莉西拉 發表於 August 7, 2005 9:19 AM

突然想起老公9/8~9, 9/19~23要出差不在家,不知道妳的時間如何?老公在的話,無論妳飛哪個機場我們都會去接人,如果他不在的話,我只敢開到Newark耶...哈,妳又還沒決定來不來,我就開始想太多~~

由 veronica 發表於 August 2, 2005 9:44 PM

九月中妳若真能繞到來紐約的話,北村家會包吃住管接送;如果妳想看球,我們就買票一起去看,如果妳想一個人在街頭閒逛,我們就不會黏著妳,呵呵,聽起來有沒有那麼一點點吸引人?

由 veronica 發表於 August 2, 2005 9:38 PM

薇若妮卡:
嘿嘿,妳終於出現了。我也希望能在秋天去紐約看球。之前去的時候不是暴冷就是暴熱。我已計畫九月中旬去加東一趟,不知道有無機會繞道,現在正訓練心臟中。

小普 發表於 August 1, 2005 5:16 PM

什麼時候有空來看看東岸的洋基球場?這個老球場過幾年就要被淘汰掉了...不知道王建民今年回不回得來,他在的時候我沒膽去看,(他若投得不好我會心臟無力,因為洋基球迷噓人的功力很嚇人,也許水手球迷的風度好一點?),若他真的回來了,票再貴我都會去看他滴!妳要不要坐飛機來幫他加油?  


由 veronica 發表於 August 1, 2005 1:4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