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憂鬱馬戲團生日快樂 | 回到主頁面 | 溫哥華精品超市買菜有氣質 »

2005-11-27, 8:16 PM

懺悔

收到爸幫我寄來的文件,裡頭夾上一張小紙條如下:

paswriting.jpg

看到爸的字跡,以及他短短的叮嚀,令我遲遲無法開口說話。那是一種感動,並且帶著懺悔。

北上念大學的時候,是爸送我到了修女院宿舍門口,打點了一床寢具、辦妥住房手續,就這樣他便匆匆回南部去了。我對此並沒有太多印象,只記得那一陣子水土不服,消瘦許多,但我在電話裡也沒多說,怕他擔心,開學後忙起來,很快地也逐漸淡忘了離家的事。

對我來說,一個人獨立生活好像不曾造成困擾過,小時候在台北長大,很習慣都會生活,甚至我還千方百計往更廣闊的世界而去。家人對我來說不曾是牽絆,也不曾是必須回頭去檢視的記憶,只是相信他們永遠都站在那裡,永遠是我最堅強的後盾。

我跟爸沒有太多長時間相處的機會,雖然他一直都沒脾氣,有時溫和地像一只暖爐,有時還能搞笑,但他早年工作常常調遷各地,加上也許因為他是爸而不是媽,仍然謹守著一些分寸。我雖然常常想起他,卻也沒有像其他貼心的女兒那樣會撒嬌或打電話噓寒問暖。

我的名字是爸取的,回憶他跟媽認識的地方,這是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而我是這個故事的完結篇。每次看到爸媽婚前的照片,也為他們感到甜蜜;而爸對我們一家的責任從來沒有缺少過,我的確很幸運,而且從小到大他都令我驕傲。

最近有時候他會問起我有沒有交往的男友呢?我都會說,找不到像他一樣好的對象啊。他可能不知道之前的愛人跟他還真有點像,天秤座,生日只差一天,不過當然不及他好,要不然我也不會恢復到徹底單身還需要我爸關心的狀態。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拚命逃離過去的記憶,甚至逃避使用我的名字。在溫哥華用的是英文名,在網路世界叫作普莉西拉,朋友則叫我小普,有那麼一陣子完全沒有人叫我本名,而我竟然就這麼習慣了,直到最近長輩們陸續叫我本名時,我才驚覺很久沒有聽到爸喊我的名字了。

會收到爸的小紙條很感意外,原本是請妹幫我寄來的一份文件,結果還是老爸幫我搞定的。那句「憶欣如晤」以及不變的字跡,讓我久久無法開口說話,是他幫我取的名字啊,這十幾年我竟然處心積慮逃避這個名字所帶給我的種種回憶,而且還做得如此徹底。

之前從不曾在部落格公開過我的姓名,不過,現在起我希望疼愛我的人都能叫我本名。

謝謝爸幫我取了個這麼好聽的名字。

priscilla 發表 | [旅情書]

引用


迴響

窗外泛起了光線,6:43和氣象局公佈的一樣準,拋妻棄子來美受訓3個月,看到你這篇文章心中也深有同感,十餘年前從軍和媽媽一起北上,卻也不知這天就是我隻身在外旅行的開始,這幾個月窗外異常安靜,聽不到車水馬龍,競爭了3年終於能赴外,也完了自己的夢,謝謝你的文章讓我在冰點的氣溫下仍感到溫暖

由 YANG 發表於 February 16, 2008 7:45 PM

希望不會讓你期待太久。

普莉西拉 發表於 December 10, 2005 5:25 AM

哈哈! 我都不好意思提連續劇的事
是你自己提的喔!
當然期待囉!

等著等著
都找到工作了呢

:-) 期待中.....

由 娃娃媽 發表於 December 7, 2005 8:23 PM

喔,娃娃媽開始工作了嗎?
謝謝妳鼓勵,沒有妳,我沒耐心寫出這些小說。
最近有些動力想繼續寫,希望續集還有人捧場。

普莉西拉 發表於 December 2, 2005 3:29 PM

憶欣, 真的是粉美的名字呢.
小普, 好像比較皮
不過都很好就是了

我的本名很 "菜市名"
以前非常不好意思說
現在則認為是一種隱形衣

因為 太多 反而找不到
非常喜歡透明的我

我也會覺得網路上暴露一些真實資料
總有不安全感的想法

也許你是名氣太大了
反而不想出名
是吧!

問候一聲! 好久沒好好上網了
工作以後雖然也上網
卻只能工作

希望在異地的妳
一切順心如意喔!!



由 娃娃媽 發表於 December 2, 2005 1:06 AM

yoyo:
妳的中文名很適合妳氣質美人的形象,我覺得。
謝謝妳遠在東京還記得來關心我,還有很謝謝妳的幫忙。

普莉西拉 發表於 December 1, 2005 2:29 PM

憶欣:

一直很喜歡你的名字!
很詩意,也很浪漫,最主要的是不像我的本名,路上灑網可以撈到一堆(不過這個名字是我媽媽替我取的,因此我也很喜歡)

很喜歡這篇文章!

由 yoyo 發表於 November 30, 2005 9:29 PM

Ching-yi:)

關於「自己真正的identity」這類問題,我好像曾經非正式但嚴肅地思考過,我說的是「身分認同」。

小時候叛逆,覺得為什麼不能自己取名字,而是注定一輩子用同一個名字?想來也滿好笑的,所以我的筆名(或者小名)很多,包括小普也是因為英文名太繞口,有一次工頭無意間叫了於是沿用至今。

其實我遇到的外國人也多半對我的本名比較感興趣,尤其政要也會來跟我學一點國語,我也樂於幫他們把英文名翻譯成中文,這成為一個有趣的話題。但是把中文名翻成英文就沒那麼有意義了,而且是千篇一律而不帶感情的。

我之前抗拒本名也是因為自己在媒體的一種不安全感所造成,剛到溫哥華時巴不得全世界的人不認識我,怕被窺視、被發現、被評論或者被聯絡上。

我也覺得奇怪的是怎麼有人能夠在網路上大方地公開照片,像我就不行,對我來說保有一點隱私是重要的。

來插花的小毛:)

真好笑,我一想到以下留言者當中有高達三個人是從家裡帶著棉被去上學,就想像了新生報到當天每個人都帶著棉被的畫面,哈哈......

唉,我好像是比較坎坷啊,根本是「少小離家老大不回」,跟爸媽相處的時間太少了。羨慕妳啊,小毛。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30, 2005 12:32 PM

我也想起了大一第一天入學的日子

父母和姊姊送我到學校
意外的發現我按照學校的通知單抵達
卻是早了一天
原宿舍還不能住,要去另一間宿舍暫住一兩個晚上
父母再三問我有沒有問題
我堅持沒問題
只巴不得他們快快離去
他們陪我到學校對面的郵局開了戶,幫我存了一筆錢
陪我去買了一些有的沒的
叮嚀完我沒事不要到處亂跑
我嘴裡答應著
待他們前腳一走
我就一個人搭公車溜到台中市區閒晃:D

那也算是我長大後離家的第一天
從此就像脫彊的野馬...

沒想到啊
經過這麼多年
我反而成了賴在他們身邊的唯一"小孩"
只是這"小孩"常被父母唸:
比起搬去新竹的小弟,遠在美國的大姊,只有妳住在家裡
我們怎麼好像最少看到妳,最少和妳講到話呢?

我看這淵源是從大一離家那天就已經註定嘍 :p

小毛也來插話 發表於 November 30, 2005 12:05 AM

不好意思 陌生人也來插一下花 (是從湯姆那裏逛來的)
很同意你對使用本名的感受
我已經好多年不用英文名字了
出國前及初來美國的前幾年用英文名
後來也是因為想起爸媽
自己真正的identity
加上身邊各國的朋友都是用他們真正的名字(並以他們的名為傲)
很多人很好奇台灣名字是啥模樣
就決定再怎麼樣也要用爸媽給的given name
一來 我們的名字對爸媽總有某程度的意義
二來 該忠於自己真正的identity
三來 外國朋友也好知道我們台灣名是怎樣的組合 有怎樣的意義...

另外
我想 不管我們流浪到天涯海角 目前的人生處境如何
我們在爸媽心裏都是寶
有你父親這樣簡單卻意義深重的小字條當作提醒
真好!!

由 Ching-yi 發表於 November 29, 2005 9:21 AM

chinchun:
嗯,其實......雖然我可以一個人談戀愛,但還是很期待有人可以寫「憶欣卿卿如晤」這樣的家書而仍覺得典雅。

Anais:
也許是羨慕父母的感情吧,要維繫數十年夫妻生活,到底靠的是什麼呢?或許是最大的寬容和給予對方的支持吧。我倒也不是用那套標準來檢視愛人,他一定有爸所沒有的優點,比方說我爸每次發明的菜,其實我們都不愛捧場,哈哈......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9, 2005 4:50 AM

憶欣
讓我想起我爸還有他帶我去學校報到的那天。我發現有個好爸爸的女兒,都會在下意識裡尋找跟父親相似的情人,我一直以為只有我是這樣,原來很多女孩都是以父親作為尋找情人的標準的。可是爸爸已經不在了,而我尚未找到跟他一樣好的情人......
順帶一提,我也是帶著棉被去學校報到的呢。學校發的棉被畢竟沒有家裡帶來的舒服暖和啊!

Anais 發表於 November 29, 2005 3:21 AM

原來現在還有人在用"如晤"這樣典雅的提稱語...

不管兒女再怎樣,做父母親的總能以最大的寬容去接吶吧?這讓我想起一部漫畫,有一幕是主角夢見自己跌入深淵,突然間有一條細線出現救了他。但就在那條細線慢慢將他拖上去時,有血跡沿著細線留了下來。等到上了岸,他才發現原來是母親忍著細線割傷,滿手傷痕,將他拖了上去,而那正是母親的血。而他見到母親時,母親沉默不語,微笑著、堅毅地看著他...

chinchun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8:37 PM

原來大家上學第一天都是父母帶著去交託的啊,我幾幾乎還記得媽帶我第一天去上幼稚園的情形呢,小學也是,但我好像去學校也沒怎麼哭鬧就是了。等等,為什麼你們都還帶著棉被去上學呢?

Victoria:
師大校慶的開放日不是有機會參觀女生宿舍然後剖西瓜表白嗎?我想那是第二乾淨的時候吧,呵呵......妳現在辦公桌被兩位處女男挑剔嫌棄,還能怎麼亂呢?

湯姆:
我想父母的付出都是無怨無悔的,有機會跟他們說說你的感覺,他們應該也會滿開心,至少是能夠理解你的想法吧。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5:16 PM

很巧 跟victoria一樣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
也讓我回憶起自己大學報到那天的往事

棉被、鬧鐘、中秋夜、下錯公車站...
前前後後的故事 以及情緒
後來都凝結保存在一張合照裡
父母臉上堆滿了笑
流露出對孩子未來的滿心期待
我則是一臉的倔強與不耐煩
迫不及待地想要脫離父母的管束

之後每每再看到這張照片
我總會想要掉淚
因為覺得愧疚
因為這個孩子一直都沒再讓他們開心、滿意過...

由 湯姆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4:11 PM

小普憶欣:讀妳的文章,讓我想起那天我媽媽和我一起帶著棉被搭復興號到台北,到師大女生宿舍報到的那一幕,我媽媽忙著為我打掃、擦床,連旁邊空著還沒有來報到的同學床位,也都一併整理,那天是我在師大4年床位最乾淨的一天,此後我的同學和學姐都領教過,原來愛乾淨這件事,不見得可以遺傳。

由 victoria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2:31 PM

妳當然是爹娘生的,懷疑啊?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12:49 PM

我也是爹娘生的呀!

由 小黃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11:21 AM

其實我也會寄明信片回家的,不光寄給愛人或朋友。

普莉西拉 發表於 November 28, 2005 3:55 AM

真令人羨慕!被家人疼愛幸福的感覺!

小愛 發表於 November 27, 2005 10:5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