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的任務之男人的眼淚 | 回到主頁面 | 達文西密碼書迷看電影的吹毛求疵 »

2006-05-12, 1:48 AM

追憶逝水年華

06042905-s.jpg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早早就睡了。……當我夜半醒來,不知身在何處,甚至一時也不清楚自己是誰……」

《快感與兩性差別》這本書開宗明義說《追憶逝水年華》是完全反快感的,我以前對這樣的形容感覺好笑;可是當我這兩天夜半醒來不知身在何處,甚至也不清楚自己是誰的時候,我覺得恐慌卻無力。

昨天發生了什麼跟三個月前發生了什麼,在腦海中的重要性並沒有什麼不同;三年前跟三十年前所發生的記憶,似乎一樣都會逝去。

但我們仍然常常想起那些擁有共同回憶的人,不管你願不願意想起。他們多半是家人或者朋友,在某種需要和被需要的情況下互相依靠,也互相證明彼此的存在。

證明你存在是必要的嗎?不然你為什麼創作?又為了什麼活著?有些人用燃燒生命的方式來證明,也有些人用被需要來證明,有些人則是用「被永遠記得」的方式來證明。如果一切不曾存在過,那又為什麼感到寂寞?

最近在整理龐大的照片時發現關於我自己的部分非常少。我總是拍別人,很少接受被拍照,這一點也起因於對鏡頭的恐懼。但有些例外則是透過我所信任的朋友隨手拍,不用閃躲,你相信對方基於善意填補你記憶的空窗期,就像Like the Deserts Miss the Rain所拍下的我,總是在一個非常美好的動態和角度。

當我夜半醒來不知身在何處,甚至也不清楚自己是誰的時候,我總會想起這些照片中的我,曾經那樣地存在另一個人的記憶當中。

priscilla 發表 | [私心情]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priscilla.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7347

迴響

這個感想,深得我心^^

我深愛拍照,但是一旦開始拿起相機,被拍的機會就少...

光點 發表於 June 7, 2006 11:56 AM

今晨六點零五分從睡夢中哭著醒來,我看太早睡也未必是好事。wakako講的我有同感,三溫暖、健身房、泡溫泉,我現在對這些活動都很恐懼。

小普 發表於 May 16, 2006 5:33 PM

「夜半醒來不知身在何處」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對鏡頭的恐懼」呵呵我可能也算是。現在手機、數位相機盛行,在公共場所被偷拍的機會更高。實在令人暈倒。

wakako 發表於 May 16, 2006 11:16 AM

alwang,
似乎講對了我一直在尋找有故事的行為,
喜歡攝影的人似乎都習慣退居幕後而不成為主角,
有趣的是許多側拍我的照片,
都是我拿著相機正在拍照。

小普 發表於 May 15, 2006 5:56 AM

攝影者對鏡頭多半選擇逃避
因為她們多喜歡尋找一個 瞬間的故事或影像
雖不在故事中 總是收穫最多的
相信你擁有很多他人的影像
但相片中的人 永遠不知道
他人的影像已經在你的記憶當中。

alwang 發表於 May 13, 2006 9:16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