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閏七月之計程車故事二 | 回到主頁面 | 開始玩味,普莉西拉不再尋愛 »

2006-09- 8, 7:04 PM

小黃VS邦妮

剛搬回台北時,有時嫌公車太擠、司機開太猛,不僅高跟鞋無力承受,再加上一只公事包,上下車簡直險象環生。我無法想像在台北開車會被這些運將擠到哪裡去,因此保險起見,我和幾位姊妹包括44、Uni-P都是計程車愛用者。

前一陣子天氣炎熱,有時連等公車或走到捷運站都快要中暑,因此搭計程車似乎成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幾天前同事一塊兒到錢櫃歡唱,發現「小黃」已成為計程車的新暱稱,而且小黃狗也已經成為吉祥物了。

我對小黃狗沒有太多意見,只是相較於過去,搭計程車儼然是有錢人的專利,「小黃」招手即來、隨侍在旁的形象,似乎太過平民化,早失去了類似於古早搭三輪車的優越感。

我喜歡早期的香港「的士」,從機場到旅館,司機已經把所有好玩的好吃的簡報完畢。有一次進住半島酒店過生日,特別安排了勞斯萊斯禮賓車在機場迎接,穿著老上海式制服的老司機從容不迫地駕著車,上下車的時候,彷彿聽見司機以港味國語稱呼妳一聲「大小姐」,跟機場快線的高效率形成強烈對比。

在菲律賓機場等著搭往馬尼拉市區的計程車是個非常恐怖的經驗,你永遠不知道該在哪裡等車、車子何時會來、車子會長什麼樣子、司機在半路會不會向你行搶……終於,在機場服務人員安排下搭上一輛中古計程車,比鐵殼車稍微好一點,至少人體還在車體內,不需要像搭公車那樣有時必須攀附在車外,結果塞在路上走走停停,喇叭聲此起彼落,很怕被火大的司機突然趕下車。

當然,歐美大城的計程車就不會是這個樣貌,人家德國的計程車可幾乎都是賓士;巴黎的計程車雖然時有標緻小車,但穿梭自如,而且好歹都有噴灑香水;紐約的計程車司機比較現實,提行李?小費要給多一點;維也納的計程車都播放交響樂,司機對音樂家瞭如指掌,免費上一堂音樂課。

不過,「小黃」確實是台灣的經濟奇蹟。

先比配備,台北的計程車有無線電、導航系統、立體音響、電視、卡拉OK,我搭過曾裝設攝影機的計程車,司機解釋隨時可監視路況,萬一有車禍等意外,畫面可以即時提供給電視台。

再比司機,跟司機聊天後你會發現他們很多都曾經是大老闆,做過的行業形形色色,不一定是需要養家活口,還有公務員因為晚上無聊兼差。另外,我們不怕玩到天亮,因為有計程車24 小時的服務,凌晨四點半出門準備去晨跑,下樓也是招手就有計程車。

跟台北「小黃」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溫哥華的「邦妮」(Bunny's)。邦妮是大溫哥華區本拿比市(Burnaby)的計程車,白色的車體為「邦妮兔」的標準色,由於溫哥華交通系統包括捷運(SkyTrain)和公車已很完備,又在人人幾乎都有一至兩部車(或遊艇)的情況下,對計程車的需求當然沒有這麼高,但是有時候他們會是你救命恩人。

移民溫哥華之初就碰到長達四個月的公車大罷工,緊急的時候除了到處求人搭便車之外,最後的希望就只有計程車了。要搭邦妮兔,最好打電話請司機來接,否則路上很難叫到車。

有趣的是,邦妮的司機絕大多數是印度人,跟韓國人掌握大部分雜貨店和洗衣店類似,是個極為有趣的現象。所以當你搭上邦妮,有的司機戴著圓盤帽,大部分很客氣、很友善,但是難免有時碰到沈默不語的司機,再加上一雙骨碌碌的大眼睛,會覺得心裡毛毛的。

有一次到GM體育館採訪一場大型演唱會,不小心停車逾時,車子被拖吊,正逢必須趕回報社發稿的時間,結果下著大雨,我站在靠近China Town街頭好一會兒,半輛計程車都找不到。打電話?對不起,全滿了,一輛邦妮都沒有,那個週末夜,滿街都是加長型出租禮車,據說邦妮多半休假去了,因為這裡可是加拿大,不是台灣啊。

那一刻,我還真當真懷念「小黃」啊。

priscilla 發表 | [私生活]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priscilla.bluecircus.net/spamfw.php?tb_id=7996

迴響

bonnie,
我不太懂妳的意思,
如果只是註明出處的「引用」無妨,
但我不希望文章被「節錄」或「刪改」。

小普 發表於 November 12, 2006 9:25 PM

你好^^
因為我們學校要做網頁作業
我想把你這篇內容節錄過去我的網頁裡面
不過我會著名出處
可以嗎?
拜託~~~
祇是要交作業
謝謝你~~

由 bonnie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6 11:27 PM

我愛妳的世界計程車文章
嘻 :'D

電影節就快要到了耶!

發表於 September 21, 2006 4:35 AM

個人有限的經驗中
特別偏愛倫敦的計程車
雖然沒搭過
但光看它們渾圓穩重的造型就深受吸引
當初還曾經想說能不能搞一輛回台灣來當私家車...XD

由 湯姆 發表於 September 8, 2006 7:24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